首页 > 资讯 > 正文

神奇的莆田系医美分期:通过率超90%,今年目标交易额80亿

新流财经

3月,在医美分期行业整体呈现业务收缩趋势的情况下,一家叫做乔融金服的医美分期机构却在低调发力扩张。

据多位线下医美分期销售人员透露,近期乔融金服的通过率在部分合作医院甚至能达到90%以上。

经历了最近两年的行业洗礼后,曾经纵横医美分期的龙头老大米么金服、后来的互联网巨头玩家百度金融都纷纷收缩业务,仍在大步往前迈的玩家已经不常见了。

而此时冒出头的乔融金服,与过往玩家都不同。

莆田系玩家布下医美大局

乔融金服全称为上海乔融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116.7万元。乔融金服的分期产品名为“医分期”,同时在后端关联的另一个公司主体为上海旖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旖美”),据了解,林昕曾分别在2018年9月和11月两次将旖美的部分股权出质给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

新流财经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旖美主要负责场景分期的中后台业务,而乔融金服则体现在市场前端,两家公司实际为同一管理团队,主要联合开发医美、妇产月子等女性消费市场分期业务,合作机构中以医美机构为主;

与乔融和旖美有过合作资金机构中,包括了鄞州银行、厦门农商行、众安保险、海尔消金、渤海国际信托等十多家持牌金融机构,包含了银行、消金、保险、信托等多种资金方类型;

开展业务30个月后,旖美累计撮合交易额达到38亿元,累计服务用户超35万,累计服务商家5600家,预计2019年全年各类资产总交易额突破80亿元。

比起米么金服曾经48个月累计交易额超过40亿的成绩,这支团队也毫不逊色。

但跟米么不同的是,乔融和旖美的背后,是来自莆田系医美的铁军。

资料显示,旖美创始人林昕为互联网、医疗、金融跨行业创业者;联合创始人林明伟来自著名的家族企业华世伟业集团,也是知名的莆田系医疗集团;另一联合创始人占秀娟是莆田系詹(占)氏医疗世家直系成员,家族直接控制医院项目过千家。

企查查显示,乔融和旖美这两个公司之间通过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有着高度关联,林昕同时身为乔融的第二大股东和旖美的第一大股东,还通过多层股权关系控股了上海新荔美科技有限公司——一个医美渠道平台。

也就是说,在乔融金服的相关体系中,结合了医美分期金融服务平台、医美渠道平台和遍布各地的莆田系医院资源。

一方面,整个乔融体系拥有大量医美资源优势,具有持续开拓市场的潜力,但另一方面,也有医美分期从业者认为,这更加考验其合作金融机构对B端风险的把控能力。

综合来看,乔融算是医美分期市场剩下为数不多、仍然保持着生命力的玩家,但未来要面对的风险性,仍然有大把。

一场错误的战争

实际上,医美分期机构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

刚刚熬过年关考验,正是资金紧缺、亟待放水的时刻,一些医美分期机构又传出了资金方押款的消息。

一般情况下,个人用户在分期机构申请的贷款流程显示通过以后,由医院先行为客户安排相关服务,由金融机构在约定时间内放款,通常是“T+1”或者“T+0”,若分期机构显示通过之后金融机构押款不放,最常见的是额度控制或者平台逾期率过高的原因。

“年前的普遍问题是资金问题,由于资金方年底限额,影响到分期机构在商家的信任感。”某分期机构地推人员透露,资金问题让分期机构在商户面前更加被动,现在还产生了客源减少的新问题。

在医美分期的鼎盛时期,么么贷、51人品、美分期、易日升、壹分期、易美健、小牛分期、百度有钱花、麦芽分期、星计划.....上千家医美分期品牌争相涌入,快速催熟市场,而发展到今天,据媒体统计,剩下还在正常运营的平台不过几十家。

整个医美分期历史上,风险问题爆发的时期集中在2016年底,米么金服创始人宋梦郊曾向媒体透露,那段时间医美分期欺诈的全市场损失应该是2-3个亿。

到了2019年,资本助推着玩家疯狂入场的时代结束了,疯狂骗贷的时期也过去了,市场回归理性,但医美分期偏偏还没有进入春风得意的时代。

“现在规模越大,就容易亏的越多,这是铁律。”一位在医美分期领域深耕多年的从业者分析,“现在市场价格打这么低,眼看着成本都抹不平,不可能挣钱。”

目前,医美分期产品的综合年化费率大约在18%左右,一般的分期平台来说,算上10-12个点的资金成本、2-4个点的风险成本、1-2个点的运营成本,盈利空间已被压缩到约等于无。

而一场错误的价格战,让盈利成为了医美分期更加长远的目标。

上述人士回忆,当年在越来越多的实力玩家涌入市场之时,有些机构带头打起了价格战,将“0息0费”贯彻到底,自行贴息,“有的直接把市场价格打穿到谷底,贴近资金成本。”

烧钱的游戏没能持续多久,但医美分期的合作商户却被“惯坏”了。分期产品的价格低下去以后,想要提上来,就没那么容易,利差空间收窄,持续亏损。

与此同时,市场扩张期带来的坏账问题滞后显现,不能靠高利率覆盖风险的医美分期,只能用更大的规模来稀释坏账数据,加剧了亏损的扩大。紧接着,分期平台就只能控制高风险的渠道医院单量、砍掉线下团队来控制运营成本——这就像一个无解的循环。

如此,医美分期这几年,从来不缺轰轰烈烈的故事主角,但能够长久生存并盈利的,却难得一见。

医美分期不能只讲个好故事

“医美这个故事很好听,我们拿去融资的时候人家听到都频频点头。”消费金融从业者洛阳(化名)告诉新流财经,医美分期针对消费欲望非常强的女性客群这个特征,一开始在资本市场得到了很好的反响。

他觉得,医美分期普遍面临的现状是很难从利差赚钱,如果做导流变现,线下场景获客路径太长,无论是导流给整形医院还是导流给其他金融产品,都没有太多优势。

据他了解,目前实现盈利的医美分期机构很少,而大量的平台其实是希望通过市场占有率和业务规模讲一个动听的故事。

他回忆,部分盈利的医美分期平台,当初是没有盲目参与医美分期价格战的。例如一些精准定位在次级医美客群、锁定长尾商户的分期平台,低调避开了最激烈的战场,控制好运营成本和风险,也实现了盈利。

当然,这就与粗放的扩张战略相反,因为没有价格优势,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规模化。因此,洛阳认为,目前这种情况下,医美分期其实更适合做成“小而美”的事业。

“有的医美分期机构比较规范,是靠分期业务赚钱的,有的公司则将分期产品作为流动性工具。”某消金机构管理层人士认为,医美分期产品的定位相当重要。

“新浪微博为什么打赢了腾讯微博,新浪是真正要靠微博活下来的企业,腾讯微博还是更看重流量,他通过其它方式进行相关的流量变现,两家公司对同一产品的定位不一样。”他举例。

一旦分期产品被当成流动性工具拿来融资使用,医美分期背后的金融机构同样可能踩到在租房、装修、教育等场景中爆过的雷。“这些场景的问题是,金融机构没有关注和管理商户的经营性风险,而沉醉于表面和谐的消费分期还款表现。”

当然,医美分期不能只讲个好故事,各个垂直场景中的风险点有很多共同之处,在还没有完全成熟之前,医美分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享到:
0
标签: 医美分期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