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贾跃亭梅开三度,据说这是一次强强联手

金融圈老王

1

贾跃亭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讲不完的那种。

2017年当他与第一任接盘侠孙宏斌决裂的时候,我以为那是年度大结局。手上没拿乐视股票,就安安稳稳吃瓜看戏。

谁知,后来又出了第二季。

许家印也是地产圈数一数二的大佬,最有钱的行业中最有钱的老板,也没有支撑起贾老板令人窒息的梦想。

这次联姻时间更短,而且与孙宏斌愿赌服输不同,双方互相告上法庭,撕得一言难尽。

分手之后,贾老板缺钱人尽皆知。

FF今年三月被迫出售美国的工厂用地和公司大楼,但所得收入杯水车薪,按他的说法FF离量产还差临门一脚。

本以为已经信用破产,结果又迎来第三春。

本周一,第九城市宣布与FF建立合资公司,共同运营电动汽车项目,双方各占50%股份,而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

这第三季播得突如其来,吃瓜群众也不免好奇。贾老板在国内可是老赖身份,哪个冤大头又上赶着送钱呢?

看来一个人虽不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但不同的人可以前赴后继摔倒在一块石头上

不过有人说了,与前两任接盘侠实业出身不同,互联网出身的九城老板朱骏更能理解贾跃亭。

老王去查了一下,其实朱老板的理解比行业出身深刻得多。因为九城也缺钱啊!

2

不了解九城和朱骏的人一定是太年轻。作为《魔兽世界》曾经的中国代理,九城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是盛大网络后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游戏公司。

2008年以游戏业务收入15.6亿美元成为游戏界老大。

但是到了2018年,中报显示九城总营收只有200万美元,而净利润是-1100万美元。

这么算九城一年营收勉强够付与FF合作的 500万美元签约金,公司市值在上周五收盘时仅有1亿美元。

经营上,九城与FF一样也有着濒临绝境的压力

从2017年,因为多次无法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最低买价1美元,最小公开持股市值5000万美元)被通知不符合持续上市规定。

2018年10月,九城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转板到纳斯达克资本市场。

纳斯达克市场分精选市场、全球市场、资本市场三个层次,上市门槛最低的是资本市场,为规模小、风险高的企业。

不过,这对朱骏来说都不是事儿。

他曾经做过一个比喻:买一家擦鞋铺比买下20亿美元的公司需要更多现金。因为擦鞋铺如果开价3000美元,你就得付3000美元;但如果是一家大公司,你不仅不需要筹足现金,甚至不必看到现金。

他与贾跃亭一样善于资本运作。

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认为欠钱是一种理念问题,欠钱是一个企业必备的伎俩,如果一个企业不欠钱,这个企业就是神经病。”

2016年当贾跃亭因为乐视的财务状况饱受诟病时,朱骏就当着媒体在宴席上表示对贾的钦佩。

创业很不容易。贾跃亭还这么年轻,如果是自己一开始就会玩得再大一点。

瞧,世界就是这样。兜兜转转过后,人总是与相似的人重逢

联姻这种事情,傍大款是没用的,最后还得找灵魂伴侣才行。

有人把这比喻为:一棵稻草抓住了另一棵稻草

3

70后的贾跃亭善用PPT创造梦想,60后的朱骏会讲故事,有“足球圈周立波“之称。两代企业家的成名之路也带着异曲同工。

1998年山西人贾跃亭放弃家乡实业,来到省会太原,成功拿下制造装配移动基站顶上避雷针的项目,成功切入通信行业。

也是1998年,上海交大毕业的朱骏以50万美元在香港注册成立Gamenow外资公司,创建虚拟社区GameNow.net,就是后来的第九城市。

这是网易腾讯刚刚成立的年代,马云则到北京碰了一鼻子灰。

随着互联网的崛起,先抓到机会的是朱骏。

2002年他看到盛大陈天桥以《传奇》一夜暴富,于是发挥口才优势拿下韩国游戏《奇迹》的大陆独家代理权。一年时间就创造了近6亿人民币的营收奇迹。

贾跃亭也不满足在太原做一个通信行业外围供应商。2003年来到北京寻找机会,当然也要切入互联网行业。

看得到的肥田已经圈地完成,于是他决定从视频做起。那时候北京的宽带也只有128M,开网页都转半天的年代做视频就得靠命长

有梦想当然要窒息,2004年乐视成立。

同样2004年,朱骏达到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第九城市拿下《魔兽世界》代理权。

暴雪对代理《魔兽世界》的要求极高,条件苛刻,需要代理公司有极高的技术和资金实力。在别人还犹豫盘算的时候,朱骏再次发挥口才成功晋级。

多人对朱骏和九城的印象就是从《魔兽世界》糟糕的体验开始的。崩溃、掉线,层出不穷的问题让玩家不断质疑九城的服务器。

但这不影响朱骏卖力宣传自家游戏。

2007年他以个人名义收购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成为第一个亲临场边指导比赛的老板,后来干脆亲自下场踢球。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明星球员给自己喂球,有时甚至打满90分钟。

一个星期打一场比赛,比赛前一天,后一天都要在报道中带上《魔兽世界》。

朱骏说自己没有喜欢或不喜欢,“我们不是球迷,是足球经营者。这根本两回事。”

贾跃亭则在制作PPT的路上狂飙突进,乐视被描绘成一个互联网生态系统,中国未来第二个腾讯。

2010年乐视的故事被资本市场接受,成功登陆创业板。

4

2009年朱骏的故事开始坍塌。

在玩家怨声载道中,暴雪公司终于将《魔兽世界》代理权转给网易游戏,据说为此玩家们举行了大型庆祝会

同年申花被暴“阴阳合同”,大部分球员是与一家香港公司签约,备案月薪仅有一万。

2亿人民币引进的德罗巴,6000万为上海足协担保的银行贷款,剩下的全是违约欠薪,他一怒告到国际足联。

收购上海申花时他曾放话:投资球队不赚钱,我有心理准备。

但他发明的卖人大法,先后卖出15名国脚,赚了个满盆满钵。走时挥挥衣袖说:“我不差钱,只是不愿意投钱”。

这一年因为《康桥追讨朱骏水电费》和《申花足校遭忽悠》两篇负面报道,朱骏单枪匹马杀到《东方体育日报》编辑部砸场子。

后来在调解之下,后悔行为过激,但拒不道歉。

失去《魔兽世界》九城一落千丈

财报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5.63亿元、-1.29亿元、-3.54亿元、-6.73亿元、-1.12亿元。

贾跃亭的坍塌则要到上次股灾之后。

2016年,他发表《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公开信,承认乐视资金出现问题。

2个月后白衣骑士孙宏斌带着150亿元驰援,并且说:“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

一年之后,孙宏斌在亏掉165亿后辞掉乐视网董事长,退出董事会。表示“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贾跃亭则远走美国,继续用FF窒息梦想。成功引来了许家印。

2018年7月恒大健康以20亿美金注资FF,并且保留贾跃亭首席执行官职位。但仅仅3个月后,双方爆发诉讼。

双方2018年最后一天解除所有协议,恒大健康显示账面损失仅10亿,不过股价比入股FF前翻了一倍多。

5

贾跃亭说FF就差临门一脚。

“新的投资人只需要再提供5到6亿美元左右资金,就可以顺利实现FF 91的量产。”

相信失去上市公司的贾跃亭一定怀念可以讲故事,割韭菜的日子。

朱骏则急于为九城找到新的故事

2018年1月,九城曾宣布布局区块链业务,现在看它的官网,会让人以为这是一家区块链公司。

但区块链熄火太快,不能救危急于水火。于是新能源汽车,这个收割了董明珠、许家印等实业大佬的概念映入眼帘。

朱骏说,要“借这次合作机会转向高科技出行生态公司”。他当然还是提供所擅长的代理服务,相信经历过的那些游戏用户和球迷一定印象深刻

两位故事大王手牵手,相信是这一次珠联璧合的联手。

资本市场也做好准备,香港最大投行AMTD(尚乘集团)和美国精品投行Maxim(马克西姆集团)是本次交易的幕后最大金主。两家投行将为合资公司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贾跃亭说,FF计划2020年在美国实现上市。

渡劫通常有两种结果:一、羽化成仙;二、万劫不复

我还真想看看大结局的。

分享到:
0
标签: 贾跃亭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