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P2P不值得

复利笔记

「人间不值得」这句话,前一阵被广为提起。

李诞对这句话的解释是:不是要你放弃,而是你努力做了你该做的,不要过于执着,结果不好就健康的活着。

怎么说呢,总体还是有一些丧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联想到了现在的P2P。

不过下面我将要说的,请不要曲解我的本意。

我的初衷只是想说说,通过这么多年自己在P2P领域看到和经历到的事情做一个总结,尽量给大家完整的呈现出一个P2P行业的“丧史”。

在马上要到的新的一年里,也希望你能够在这个领域认真思考过去和审视下自己。

1、

在2014年11月,点点理财创始人何玉成在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会议上明确提出,点点理财会通过技术层面解决目前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而投资人也可以满足理财上面的需求,投资门槛也很低。

查看点点理财官方网站上,也确实标明有国资背景平台。

在2014年,国资背景、上市背景的P2P平台最为吃香,投资人会蜂拥而至,利率也是高的惊人。

除了利率高以外,投资人还会认为P2P平台有兜底能力。

他们并不会考虑,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意能够支撑这么高的利率。

时隔4个月,点点理财创始人在2015年3月携款跑路。

原来是何玉成当时看别人都在做平台,通过自融的方式都很赚钱,自己眼红也做了一个平台。

深圳警方在2015年6月份将何玉成抓捕归案。

在当时,这种国资平台满地都是。

他们通过极少的资金买到国资的背书,无限放大宣传,让投资人误以为这就是郭嘉开的平台。

点点理财正是2015年暴雷潮的一个缩影。

2、

2015年12月,监管正式发布了银行存管说明,要求网贷平台必须上线银行存管系统。

而就在当月,e租宝涉嫌犯罪,被经侦立案调查。

正是因为自融、旁氏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平台出现,才引发的雷潮,所以监管打算通过银行存管系统来遏制平台触碰投资人的资金,来保证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2016年2月29日,山东平台信东创赢与恒丰银行签订了资金存管业务协议。

2016年3月11日,是平台最后一次发标,5月发生提现危机。

坊间传言,平台有4个亿的资金流向了房地产。

而恒丰银行此时也陷入信任危机,投资人纷纷在银行门前拉横幅维权,银行最终也没有正面回复。

此次事件称之为P2P行业存管第一雷。

投资人终于明白,银行存管也靠不住了。

而这一年的雷潮似乎与羊毛党又有着极大的关系。

在互联网创业领域,补贴烧钱是一种商业模式。

而放到P2P里,也依然适合。

平台大力在主流第三方平台进行推广,还与羊毛头进行合作。

假如平台的推广预算是50万,羊毛头会忽悠下面的小羊毛党进行注册投资,按照投资金额进行返现,返现的奖励从50万里面扣除,直到50万花完为止。

最后羊毛头在没有任何成本的情况下,可以纯赚5万左右。

平台拿到亮眼的数据,可以忽悠机构投资人获得下一轮的融资。

就这样,在资本市场的助推下,慢慢的把羊毛党的胃口养大。

当平台停止烧钱时,羊毛党立马就将资金从平台撤出,留下的基本都是少量的真实投资人。

一时间,疯狂的挤兑发生。

整个行业再次陷入危机,雷潮再次降临。

3、

2016年互联网金融协会统计数据:

在协会登记注册的100多家企业里(总计在贷余额6000多亿),有18家在贷余额超100亿,在贷余额前20%的平台(总共23家)占总在贷余额的81%。

也就是说在经历了两次雷潮后,头部的优势及认可度被凸显,投资人更加愿意将资金投给规模较大的平台。

接着,这些头部平台利用自身的流量优势,开始做一些利润非常高的产品,比如现金贷。

它是一种无担保、无场景、无抵押的信用贷款产品。

你只要在App里点击几下,几千块钱的资金就会到你的手里。

而通过这种形式借钱的多为年轻人。

这时你会说,年轻人的负债能力有限,还款能力有限,为什么还要把钱放给他们?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怎么保证资金安全?

要知道,在当年,现金贷的坏账率基本都在30%以上。

也就是说你放出去1万块钱,也就能收回7000元。

平台账面上看是亏损了3000元,但你不知道的是,平台通过高昂的手续费已经把亏损弥补回来了,不仅弥补回来,还能赚很多。

所以,现金贷是一种高风险高利润的产品,利润足以弥补坏账。

2016年11月30日,裸贷事件爆发。

有人将借款人的个人信息以及裸照发布到网络,引起疯狂转发。

他们就是借完钱没有能力还款的大学生。

平台为了制约借款人,才出此下策。

4、

2017年7月,雷潮再次袭来。

追究其原因,是比特币。

大量平台将自融来的钱,投向了比特币市场。

但好景不长,连续下跌的行情使平台陷入了兑付危机,投资人的钱到期无法拿到。

其中有一家平台的实控人发布了兑付公告,说自己和其他几位平台实控人共同自融炒币,内心是想兑付给投资人资金的,但现在确实没有资金,希望投资人能够了解情况,给他两年时间,准备通过炒股的方式把资金赚回来。

整个行业再次陷入了危机,大家都认为这个行业被玩儿坏了,骗子横行,没有人监管,大家都在思考这个行业还会不会存在?

但当年也有好事。

拍拍贷、趣店和信而富相继在美国上市。

这给整个行业带来了一丝希望。

5、

2017年12月,监管层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严厉打击校园贷和首付贷。

2018年,现金贷业务虽然有所改善,但本质并没有改变,平台只不过是把利率按照36%的红线以内进行放款,剩下的依然通过砍头息等方式变相提高利率。

利润在手,天下我有。

6、

在2018年年初,整个行业又陷入了一股买卖潮。

有些大的平台纷纷收购小平台,有的公司想入局P2P,但发现监管设立了注册门槛,所以如果打算入局的话只能收购市面上的平台。

就比如财富星球就在此时,卖给了一个实力比自己小很多的公司。

我们把这种形式叫做:蛇吞象。

好景不长,财富星球随着本年度的雷潮也倒下了。

实控人变更,资产变更引发兑付风险。

而就在雷潮之前的几天,郭大大发表了言论:利率高于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做好本金损失的准备。

也就在这时,整个经济步入了下行通道。

去杠杆等一系列动作让企业举步维艰,想还款的个人与企业也因为现金流问题无法按时还款。

这影响了一大批正常做业务的P2P平台。

2018年整个雷潮经历了3个月之久。

整个行业的信心就此崩溃,无论是行业从业人员还是出借人,内心都是煎熬的。

这时监管层出来赶紧踩了一脚急刹车,这才将整个行业从悬崖边拉回来,否则还不知道会走向何方。

7、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监管层提出了三降政策,三段式风险排查工作,要加紧合规。

加速合规和降低风险才是本质。

2018年10月份,从数据面看,行业的成交量有所回暖。

但出借人的信心确实还没有回暖。

8、

P2P行业到现在为止存在了将近12年。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行业最顶峰时平台有6354家,到现在生存着的平台将近1400家。

而留下来的这些平台最终也许活不过500家。

前两年,每个月以近百家的速度诞生。

近两年,每个月以近百家的速度死亡。

对于我来说,或者对于所有跟这个行业相关的人来说,P2P未来走向何方都是一个未知,我们不知道它未来该如何发展。

我们只知道,它是一个成长了12年的孩子。

我们无法判断这个孩子是否已经过了叛逆期进入了成熟期,我们也无法判断这个孩子是不是会知错就改。

但是,只有被走出来的路才是路。

这条路能不能走通,就用时间来证明吧。

分享到:
0
标签: P2P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