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先忘记备案吧

复利笔记

刚刚中国互金协会发布了一则通知。

大意是截止12月6日,协会的会员单位已经完成了自查自纠工作,下一步进入非现场检查阶段。

非现场检查阶段必须符合两项要求:

平台提交了自查自纠报告;

报告中的数据必须准确无误。

如果这两项有一项不符合,是无法进入非现场检查工作的。

而目前各地区的行政核查,本身应该定于本月底结束。

但因为现在各地区的工作进展情况不一,有的快有的慢,这就导致了无法按时完成行政核查工作

还有一个问题是,在今年8月14日,监管发布的要求12月底要完成P2P平台接入信披和产品登记系统,也就是俗称的白名单

目前来看也要搁浅了

如果这么看,有可能明年的6.30备案也会延迟

而据我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朋友说,其实监管层内部都没有确定方向,目前来看有几种可能:

第一种,明年按照6.30时间全国统一备案,备案之后不再面向普通出借人,而是面向机构。

毕竟机构在风控以及资金量方面,有着比普通出借人更大的优势。

比如现在有一些平台资产确实优质,一些机构包括银行也都入手了。

对于监管来说,这样的方式一下就把整体风险降低了。

第二种,明年到了备案期,不会进行全国统一备案,各地区的金融办管各地区的平台,但本质上还是要控制风险

这种方式弊端就是标准不一样,一些平台的竞争力有可能被削弱,一些平台有可能被提升。

其实哪个地区的监管也不想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出现风险,所以到时候应该是你望我,我望你的一个状态,到时候都会参考别的地区备案条件。

第三种,备案期也只是一个名义,监管会说某一些平台符合目前的监管要求,但风险依然存在

你们出借人自己还是要掂量掂量。

是的,监管并不想背这个锅。

至于最后什么时候备案,那就是时间问题了。

前两种可能性确实从监管而来,第三种是我的个人猜测。

不管怎么说,目前经历了雷潮,监管给行业踩了急刹车,风险是暂时控制住了,只要不出现大范围的风险事件,就不紧不慢了。

自从监管层在今年6月份提出双降之后,我一直在观察一些平台的运营轨迹,观察他们是不是停止了增量。

我观察的结果是:

待收规模小的确实在减少,待收规模大的有些持平,有些还在增长。

我就在想,这些坏孩子为什么不听家长的话?

最后咨询了一些平台负责人,我才知道答案。

原来是现在各地的监管基本都摸排了一些平台情况,也跟高管谈了话,但最终也并没提双降的问题

情商低的应该会追着监管问:你们为啥不说双降的问题啊?

情商高的基本都不问自明。

而我想的是,监管层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我们知道,P2P的借款人相对于银行借款人是有一定差别的。

一些借款人在P2P上借钱,其实是把P2P当成了备胎。

因为他没法在银行借钱。

但银行是信用中介,而P2P是信息中介,所以郭嘉一定要优先维护银行的风险体系

什么意思呢?

就是一些优质借款人既在银行借钱(比如还房贷),又在P2P上借钱。

而一些待收规模大的平台更容易获取这样的借款人,也就产生了大数据。

监管层通过这些大数据,来审核出哪些人是既在银行借钱,又在P2P借钱的借款人。

这样银行可能就不会增加这类人群的信用卡额度,防止增加坏账风险。

所以,监管层不会这么深究双降和三降,就是为了要获取这些大数据。

那么,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分析今后该如何投资的话。

我想应该先忘记备案,严格按照接下来的监管政策来选择平台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从2019年开始,选择平台不仅看的是资产,另一个关键点就是政策方向

这话在之前的笔记中,我也反复强调过。

现在我越来越认为,这个方向是对的。

对于出借人来说,在思维上也要进行转变,慢慢不用考虑平台是否会跑路了。

应该需要慢慢考虑的是,平台是否在按照监管的思路走。

总之吧,出借人的门槛一定会不断提升,而应该关注的重点也需要慢慢地转变。

相关笔记:

新政策一出,大家又慌了

出借人自查报告提交了吗?

分享到:
0
标签: 网贷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