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蛋壳公寓CEO被查股价触发熔断 高增长高亏损魔咒何时打破?

金融观察团

昨日晚间,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NYSE:DNK)因高管被查再次登上舆论焦点。

根据蛋壳公寓发布的公告,公司CEO高靖涉及有关部门的调查,其联合创始人、董事、总裁崔岩,已被董事会任命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消息影响下,蛋壳公寓盘中多次触发下跌熔断,截止收盘,股价收于8.75美元,跌幅6.32%。

但从蛋壳公寓现状来看,这只是一堆烂摊子中的冰山一角:高管动荡、业绩魔咒、巨额亏损、投诉不断,都是这家长租公寓企业绕不开的问题。

01

高管动荡:CEO高靖被查 几日前董事离职

蛋壳公寓称,根据公司目前了解的情况,高靖因涉及地方政府部门对其在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进行调查,无法处理公司业务或履行其在公司的任何董事及管理职责。

不过,针对CEO被查的情况,蛋壳公寓称,有理由相信,高靖正涉及的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公司以及公司其他董事和管理人员,均未收到和该项调查有关的任何通知和询问。

临时CEO崔岩五年前与高靖共同创立了蛋壳公寓,此后一直与高靖一起负责公司的管理及运营。

截止2020年一季度末,蛋壳公寓的股权结构为:老虎环球基金持股19.9%;愉悦资本持股15.6%;蚂蚁金服持股8.6%;CMC资本持股8.9%;蛋壳公寓董高监合计持股31.3%,其中,高靖持股13.5%;董事长沈博阳持股为6%;崔岩持股为1.9%。

无独有偶,两天之前的6月16日,蛋壳公寓首席财务官纪纲因个人原因,于2020年6月14日辞去蛋壳公寓董事一职。同时,该公司财务官张政为公司董事,当日正式生效。

在2019年加入蛋壳公寓之前,张政于2007年至2019年在花旗环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任职,最后一个职位是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兼首席运营官。

纪纲是蛋壳公寓股东蚂蚁金服的高管。去年三月,蛋壳公寓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TigerGlobal)、蚂蚁金服联合领投、春华资本跟投。彼时,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纪纲表示,此次对蛋壳公寓的投资,是蚂蚁金服赋能传统住房租赁行业、布局生活消费赛道的一次重要实践。

蛋壳公寓称高管的变动均为个人原因,但在业绩堪忧、股价下滑的背景下,难免让人产生联想。

在“蛋壳公寓CEO高靖被查”的热搜下,不少网友表达了担忧,“刚刚租了蛋壳公寓的房子,瑟瑟发抖”,还有的则称“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还有的则直接劝退 “千万别租蛋壳,每个月必交管理费,不管你修没修。”

02

业绩魔咒:高增长伴随高亏损 三年累亏50亿

去年11月,金融观察团发表了《蛋壳、青客两年多亏光50亿, 上市能否打破长租公寓魔咒?》,质疑国内长租公寓,几乎走得都是烧钱扩张的模式,陷入持续亏损、盈利困难的魔咒。在租金贷阴影、WeWork IPO折戟背景下,长租公寓未来将走向何方?行业怪圈又该如何打破?

如今看来,蛋壳公寓仍未打破上述魔咒。

根据近日蛋壳公寓发布的一季报,其营收、公寓数量均大幅增长。

一季度,蛋壳公寓营收19.396亿元,同比增长62.5%,营收增长主要归因于有机增长带来的开放式公寓单位增加,以及小程度上通过2019年3月收购爱上租带来的开放式公寓单位增加。一季度公寓数量增长46.8%至41.9万间,去年同期为28.53万间。

根据目前的市场和经营状况,公司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的收入在18.5亿元至19.5亿元之间。

但营收增加,背后是成本的飙升:一季度运营费用为31.01亿元,同比增长58.5%。运营开支为31.016亿元,增长58.5%;租赁成本为19.557亿,同比增长67.5%;技术与产品研发开支为6100万元,同比增长25.6%。

跟上市前一样,蛋壳公寓高增长伴随高亏损。一季度蛋壳公寓净亏损12.344亿元,相较去年的净亏损8.162亿元,同比扩大。经调整后净亏损为9.789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7.991亿元。

从年度来看,走势也一致。2017年营收6.56亿元,2018年26.75亿元,2019年达到71.29亿元;但同时,2017年至2019年,净亏损从2.7亿元、13.7亿元飙升至34.37亿元,三年累计超过50亿元。

作为对现金流极度关注的租赁公司,蛋壳公寓目前的资金状况也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