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深扒捷信、马上、兴业消金ABS疫情期间表现,我们发现了一些秘密

新流财经

发行ABS依旧是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重要的融资渠道之一。

目前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发行ABS的门槛并不低,不仅需要消费金融公司满足成立满三年、经营管理规范等条件,还需要在实际发行前同时取得银保监会和人行的批复。

分析人士指出,通过ABS项目的入池资产逾期表现,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这家消费金融公司的整体资产质量水平。

2020年开年至今,新冠肺炎这场“黑天鹅”事件,究竟对消费金融市场影响几何?各家消费金融公司应对风险突发能力如何?

我们试图从捷信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兴业消费金融公司近期发行的ABS产品在疫情期间的逾期波动情况来窥探一二。

本文选择观测ABS产品的数据来分析疫情对消金公司的影响,主要基于以下考量:公司财务指标为时点数,与报告日资产余额水平相关,且财务指标具有滞后性,较难及时有效地反映疫情的真实影响。

ABS底层资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公司整体贷款情况,通过每月公开披露的受托报告,能够直观观察每月新增逾期和不良贷款金额,以及各时点的存量不良水平,从而动态刻画疫情对ABS产品以及公司资产的影响。

疫情期间,消费金融公司ABS表现

1、整体来看,受疫情影响,消金公司ABS产品逾期率虽有一定幅度的上升,但整体表现较好,风险可控

通过分析捷信、马上、兴业各持牌消金公司ABS存续产品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我们发现,各家或多或少地受到了疫情的冲击。

特别地,通过观察在每期末逾期30天+、逾期90天+和逾期1-30天的贷款比例,各家产品在2月末和3月末逾期率均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上升。

以最能体现早期的疫情影响的1-30天+逾期率为例,兴晴系列产品在2月底出现极速上升,并突破了5%的水平;

捷赢系列产品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1-30天+逾期率在2月底出现上涨,普遍提升了1个百分点;

安逸花系列逾期率表现稍好,2月底出现小幅上涨,仍维持在1%左右水平。

 图1 各持牌消金公司系列ABS产品1-30天逾期率

 2、不同abs产品的逾期率水平受疫情影响程度有较大差异

由于逾期90天+以上数据受疫情的影响在时间上有滞后性,使用逾期1-30天比率更具有代表性。从数据来看,2020年2月末逾期1-30天比率上涨幅度从大到小分别是兴晴系列、捷赢系列、安逸花系列。

从30天+逾期率水平来看,各系列产品大多在3月末达到了最高点,其中捷赢系列的涨幅最大,兴晴系列次之,安逸花系列影响最小。 

图2 各持牌消金公司系列ABS产品30天+逾期率

 注:

[1] 30天+逾期率计算口径=逾期30天以上贷款余额/(封包日贷款余额+历次新增循环购买金额)

[2] 90天+逾期率计算口径=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封包日贷款余额+历次新增循环购买金额)

[3] 1-30天逾期率计算口径=逾期1-30天贷款余额/(封包日贷款余额+历次新增循环购买金额)

 受疫情影响,1-3月份国内消费金融公司线下业务大幅萎缩,放贷额和还款额双降,消费金融公司逾期率普遍上升。

从数据结果来看,以线下业务为主的消费金融公司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而以线上业务为主的公司受影响相对较小。

相反,由于线下消费受限,消费者转向线上消费,线上规模增大,对冲了线下客户损失。此外,线下业务的催收更多需要配合人力上门而受到较大限制,线上业务通过远程分布式电催,配合IVR、智能语音机器人等手段,也能得以在较短时间内恢复催收能力。

比如马上消费金融就在疫情期间,基于 “云服务平台”快速部署了远程分布式催收模式,公司管理的贷后催收员工因为疫情原因在家中也可实现远程线上催收。据悉,截至目前,其贷款催收能力已全面恢复,逾期回款率已经超过疫情前的水平。

 3、4月起各系列产品指标开始好转,信贷投放水平与回收能力逐步恢复

从各持牌消金公司产品存续期数据看出,3月份各系列产品30天以上的逾期率水平达到峰值,4月份起各家30天+逾期率开始下降或基本持平不再上升,疫情对公司以及产品的影响程度逐渐减弱。 

这主要缘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复工复产进度加快,居民的收入水平得到提升,新增信贷投放水平及贷款回收水平逐渐恢复。同时,线下消费场景已经开始复苏,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消费信贷业务的活力。  

优质消金资产迎好时代

 尽管疫情期间各家ABS逾期都出现了波动,但在资本市场来看,消费金融资产依旧备受青睐。

 来看各家ABS发行利率情况—— 

“安逸花2019-1”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票面利率3.8%和3.8%;

“安逸花2020-1”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票面利率3.5%和3.98%;

“捷赢2019-4”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利率分别为4.49%和5.18%;

“捷赢2020-1”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利率分别为4.19%和4.78%;

“捷赢2020-2”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利率分别为3.95%和4.87%;

“兴晴2019-1”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利率分别为3.3%和3.6%;

“兴晴2019-2”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利率分别为3.4%和3.75%;

“苏享盈2019-1”优先A档和优先B档票面利率分别为4%和4%。

 宏观环境来看,经济下行压力大,贷款市场利率也在下降,银行、券商等机构需要保持资金流动性,对标品资产需求持续存在,而市场上,高收益低风险的标品资产较为缺乏。

 消费金融这类小额、分散的资产,便成了资本市场备受青睐的主要资产。

 不过,由于此类消费金融ABS入池资产都是信用贷款,无抵押等有效缓释风险的措施,也更加考验投资机构识别此类资产风险的能力。

 具象到消费金融公司自身来看,以上几家消费金融公司,成立时间均超过5年,尤其是捷信,更是第一批开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成立至今近10年时间。 

经过数年奔跑,这些消费金融公司已经建立起完整的,针对贷前、贷中、贷后的管理体系,并在底层积累了一定量级的大数据,风控模式成熟,也走出了适合自身发展的产品运营模式,在疫情突发风险到来时,能及时作出应对策略,以至于逾期波动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毫无疑问,1月、2月,疫情严重期间,整个消费金融市场,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都在下降,消费金融公司能及时预测风险上升趋势,调整审批运营策略。

比如,收紧新客户营销投放;按照国家政策为特殊人群申请延期还款;对优质老客户二次销售利率更低的贷款产品……这些措施都能有效促进消费金融公司更好地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 

分享到:
0
标签: 消金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