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海联金汇“扶不起”金融科技

金融观察团

金融科技梦醒,海联金汇(002537.SZ)已经陷入泥潭。此前,海联金汇因对子公司联动优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优势”,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计提商誉减值近21亿元,引起广泛关注。

大额计提减值的背后,是海联金汇金融科技板块业绩的大幅下滑,海联金汇也出现亏损。2020年第一季度,海联金汇营收11.49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22.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01.73万元。

业务没做好,股东的日子也不好过。6月11日,海联金汇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博升优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皮荃,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超过80%,其中1990万股在6月9日到期后进行了展期。

资本市场也迅速做出了回应。截至6月11日收盘,海联金汇报价每股5.59元,总市值69.19亿元。近一年来,海联金汇最高股价为11.16元,最低4.75元,距最高价已腰斩,距离巅峰期的百亿市值更是相去甚远

01

金融科技业务过山车:年亏损4亿

海联金汇成立于2004年12月,原名海立美达,主营制造业,包汽车及汽车配件、家电配件、电机及配件制造等,2011年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块上市。

与大多数转型互联网金融的上市公司一样,海联金汇也从2016年开始谋求金融科技转型,并通过回购把联动优势变为全资子公司。彼时联动优势的净资产仅为5.46亿元,交易价格30.39亿元,增值近5倍。并购完成后海联金汇增加24.83亿元商誉。 

在收购联动优势后,海联金汇也尝了两年甜果子。2016年、2017年,联动优势合并净利润分别为2.25亿元、2.8亿元,实现了相关业绩承诺。但2018年联动优势颓势显现,净利润2.38亿元,差4123.82万元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因此,当年海联金汇计对联动优势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2.71亿元。

但到了2019年突然急转直下,海联汇金为联动优势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攀升至20.69亿元,随即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在回复问询函中示,海联金汇给出的数据显示,其金融科技板块营业收入为9.56亿元,同比下滑14.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6亿元,同比下滑270.29%。而海联金汇金融科技业务主要通过联动优势展开。

具体来看,海联金汇称,金融科技板块营业收入同比明显下降的业务主要有第三方支付业务、数字科技业务,毛利率同比明显下降的业务主要有移动运营商计费结算服务、第三方支付业务、移动信息服务业务、金融增值业务。

其中,第三方支付业务下滑明显。2019年,海联金汇第三方支付业务营业收入为3.78亿元,同比下降30.88%;毛利额为8311.27万元,同比下降63.20%。

海联金汇在2019年的年报中解释称,线上支付方面,“断直连”政策持续削弱了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对通道侧的议价能力,导致线上业务营业成本增加,毛利率下降,同时淘汰高风险客户和低附加值客户以确保合规发展,致使线上支付业务收入大幅下降,未来会主打B端市场;线下支付方面,大力开展线下收单业务规模,但交易规模未达预期且投入大量成本费用未获得相应产出。

有意思的是,按照深交所要求,海联金汇需要结合行业发展、竞争对手以及营业成本明细等情况,说明联动优势业绩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在第三方支付业务中,海联金汇选取了仁东控股、宏图高科以及腾邦国际

但海联金汇选取的这3家公司,自身情况也不够理想。仁东控股通过间接控股的孙公司合利宝支付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宏图高科旗下开展相关业务的子公司为天下支付,腾邦国际握有孙公司腾付通的支付牌照。

其中,仅仁东控股支付业务营收增长且处于盈利状态,但毛利率也下降了3.52%。仁东控股2019年财报披露后,同样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宏图高科以及腾邦国际支付业务营收跌幅接近40%,天下支付2019年亏损超过1900万元,并且未能完成续展,如今牌照已被注销。

金融科技业务拖累下,海联金汇自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陷入亏损。2019年全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24.56亿元。

02

未完成业绩承诺 去年金融科技高管离职

尽管海联金汇的金融科技之路在2019年并不顺利,但两年前 “金融科技业务高速成长”曾是其2017年财报的最大亮点。

正因如此,海联金汇在2018年将金融科技板块作为重点发展对象,并自2018年5月起陆续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聘请了具有金融背景的高管、业务和技术人员,用于快速组建团队进行业务创新。

在海联金汇聘请的人员中,戴兵是被赋予期待值最高的一位。2018年5月,海联金汇发布公告称,聘任戴兵担任公司董事以及执行总裁。根据公告,戴兵曾先后担任招商银行总行个人银行部副总经理、中国光大银行总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吉林亿联银行行长等职务。

就在宣布戴兵就职的同一天,海联金汇还宣布联动优势拟在广州汕头出资设立保险代理公司,进一步外延公司金融科技服务,与第三方支付形成协同效应。

戴兵在传统银行和新兴银行方面的丰富经验,也与海联金汇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计划高度契合。戴兵上任之时,东吴证券分析师曾发文指出,戴兵此前主要工作是如何用前沿的金融科技做好风险可控的创新服务和普惠金融,海联金汇金融科技业务有望迎来新篇章。

但戴兵带领的金融科技团队并未能带来预期的收入。2019年10月底,海联金汇在披露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时连发多条公告,披露戴兵离任,并对2019年度商誉减值风险进行提示。

海联金汇公告显示,戴兵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执行总裁的职务。同时,海联金汇还提到,“戴兵在公司任职期间,未完成向公司承诺的业绩目标。”

圆圆君查询发现,2019年,戴兵从海联金汇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40.33万元,是海联金汇薪资最高的高管,第二名仅为68.6万元。按股权激励计划规定,戴兵2018年从公司获得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锁定1,730,000股,其中692,000股因未达到第一期解除限售条件于2019年回购注销。

03

联动优势发展不顺 频遭投诉和处罚

海联金汇的金融科技板块中,联动优势无疑是最重要的一环。海联金汇斥资30亿元将联动优势收入囊中,看中的也是第三方支付牌照。

但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加强、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联动优势的业务开展也多有不顺。自2018年以来,联动优势收到央行多张罚单,累计被罚没近2900万元。其中,2018年6月,联动优势因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等行为,被罚没2640万元。

各类投诉平台,针对联动优势的投诉信息超过3000个,包括为违规平台提供支付渠道、划扣用户资金等投诉内容。

21CN聚投诉官网显示,联动优势为财猫分期、京银猪、白条分期、暖分期等多个借款平台提供支付渠道,以会员费的名义划扣用户资金,金额在数十元至数百元间不等。

据投诉用户反映,在注册相关平台、绑定银行卡信息后并未同意资金划扣,也未提交贷款申请,最终由联动优势将资金划走。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联动优势在大多数投诉中都痛快地进行了退款操作。聚投诉也显示,联动优势的投诉解决率达到了84%

另一方面,联动优势因线下业务带来的问题逐步显现。海联金汇在问询函中提到,公司在2019年发展第三方支付线下业务,在投入大量POS 机具和营销费用后,业务规模未达到预期。随后公司对相关业务再次进行了调整。

但从投诉记录上看,联动优势线下业务推广时产生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5月26日,用户投诉称联动优势克扣POS机押金299元,“原来说刷满88万就可以返还,后来私自调高刷卡费率并调整返还押金的门槛到129万,现在满额了也不返还。”该投诉人随后联系了联动优势POS机代理商,代理商则反映称联动优势已有数月未发放分润,且至今尚未给出明确说法。

但对于上述投诉,联动优势当日就在聚投诉回应投诉人称,反馈已经收到,将于今日与其联系。

*声明:金融观察团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构成任何建议。

分享到:
0
标签: 海联金汇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