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新金融的下一步:价值重构

馨金融

持牌机构与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新的变化。

前几天,360集团宣布将入股金城银行,成为2020年至今民营银行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而后者也已经与360金融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科技赋能、联合开发产品、用户服务等方面将开展长期深度的全面合作。

事实上,互联网巨头、金融科技企业入股金融机构的案例并不鲜见。去年就有乐信参与设立江西裕民银行、度小满入股包银消费金融公司等。

过去几年的实践经验已经告诉市场,新金融一个特别需要深度绑定和协同的行业,互联网企业参股还是控股、参与还是主导,个中差异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以2019年民营银行的成绩单为例,虽然从整体上看,各家银行的业务规模与营收利润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但孕育于巨头生态的微众、网商两家银行无疑建立起了极大的优势。

经济下行期本就是企业投资和并购的好机会,再加上,新金融行业刚刚经过了几年的整治和洗牌,大家都越来越清楚,金融与科技需要深度的融合,而非简单的叠加。

随着新金融行业发展的深化,和市场格局的变化。互联网平台愈发需要金融的牌照、人才和经验;金融机构同样离不开平台的流量、数据和技术,价值的进一步重组和重构成为必然的趋势。

数字银行和开放平台是金融科技「价值重构」下的两极产物,二者正加速融合。安全基因为360金融赋予了决胜未来的独到优势,而银行牌照的获取,无疑为这个互联网巨头系金融科技平台,巩固了中概股的领先地位。

1

在过去近三年时间里,民营银行的批筹一直处于停摆状态,甚至有多家上市公司宣布退出筹建。而已经开业的民营银行也大都雷声大雨点小,业务推进缓慢。

究其根源,民营银行在线下网点、吸收存款等方面有天然的劣势,如果不具备差异化的竞争力,很难真正取得突破。尤其眼下,全球银行业都面临增速放缓、利润下滑的挑战,更何况那些在规模和品牌上更不占优势的民营银行。

从已经披露的民营银行2019年年报来看,大家在资产规模、营收和净利润等指标上都呈现全线上涨的趋势。但分化的趋势也在进一步加剧,背靠巨头企业、有科技支撑的民营银行优势进一步凸显。

从上述表格可以看到,微众和网商两家的各项数据都遥遥领先于同类银行,甚至相比股份行、国有大行等,盈利能力和增长潜力还更为强劲。究其根源,还在于这两家银行与背后的大股东形成了良好的生态协同。

金城银行选择引入360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应该也是看中了这种资源整合和价值重组的机会。

作为首批五家民营银行之一,定位「公存公贷」的金城银行前几年展业并不算理想。其股权较为分散,16家股东大都来自传统产业,也是所有民营银行中股东数量最多的。

此次,360集团是从5名原发起股东中受让了金城银行30%的股份,交易金额约为12.81亿元。由于360集团已有独立的金融科技公司360金融,所以从股权结构,以及战略定位来看,与腾讯之于微众、蚂蚁之于网商的情况类似。

根据其刚刚发布的一季报,截至2020年3月31日,360金融累计注册人数1.42亿,较去年同期增长49%;授信用户数量为2611万人,较去年同期增长62.9%;累计借款人达1681万人,同比增长61.2%。

运营数据方面,360金融2020年一季度促成贷款总额为517.7亿元,较2019年一季度的412亿元增长25.6%。截至2020年3月31日,在贷余额为731.2亿元,较2019年一季度的525.8亿元增长39.1%。

入股金城银行之后,360金融的这些流量和用户资源,以及过去几年累积的金融科技能力也就顺势导入了。与金城银行的牌照资源、资金优势可以进行一次「价值重构」。

2

说到底,新金融最核心的三个要素:用户(流量)、风控(数据)、资金(牌照),分别掌握在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平台手中。过去几年的实践已经让大家明白,谁也无法真正抛开谁。

在新金融潮起的第一阶段,我们过于期待所谓的「新物种」。而忽略了,科技可以优化金融服务的效率和效果,却不能改变金融的本质。所以,监管的思路也是「专业人做专业事」,金融与科技要分工也要协作。

就像微众和网商,从运营模式来看,它们是绝对的「新物种」;但从监管要求来看,它们依然要遵循「巴塞尔协议3」的要求。它们结合互联网平台的优势,和金融机构的规则,完成了一次价值重构。

软件开发大师福勒有一本被「码农」们奉为经典的著作「重构—改善既有代码的设计」,所谓重构原则是指:

在不改变软件的功能和外部可见性的情况下,为了改善软件的结构,提高清晰性、可扩展性和可重用性而对软件进行的改造,即对代码内部的结构进行优化。

在金融强监管的趋势下,可以预见的是,如何取长补短、深度融合是下一阶段新金融发展的关键。巨头们为了更好地布局新金融领域,新一轮的投资并购、价值重组也将提速。

与前一阶段不同,互联网巨头们越来越注重金融「大牌照」——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的布局。

目前,蚂蚁金服在牌照资源上一骑绝尘,腾讯金融板块在主要金融牌照上的布局并不深,360金融有了民银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的牌照资源,算是后来居上。

当然,要盘活牌照资源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它不止要求公司有足够强的资金能力,更重要的是与场景、用户的融合以及技术创新的应用,换言之,是对金融生态的盘活能力。

以360金融为例,作为互联网巨头阵营中的「后来者」,其在过去几年里快速建立起核心能力才是真正发挥牌照优势的关键。从营销获客到风控建设再到贷后管理,360金融将AI战略贯穿其中。

以风控为例,360金融也打造了Argus智能风控引擎,每日获取并加工处理的资信和关系网数据近2TB,形成4000多个基础统计变量和100000多个衍生变量,可以从多个维度反映客户借贷意愿,并对信用风险进行指数评分;而在贷后管理方面,基于其强大的AI能力,360金融75%以上催收由机器人完成。

在此基础上,花旗在研报中指出,入股金城银行将充分提升360金融的客服务能力。

「金融账户能力、低资金成本与360金融的获客运营和风控能力结合,将使得360金融在客户运营方面获得供应链的垂直一体化能力,进而获取总成本领先这个独特的竞争优势,更能以优质利率和完善服务,保有客群,唤醒存量客群,快速扩大优质客群,逐步获得超级的竞争优势。」

「价值重构」的需求是双向的,对于包括民营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而言,如何走出差异化的发展路径,获得持续成长的动能,与互联网平台和技术深度融合势在必行。

而对于那些坐拥海量数据、用户和资源的互联网巨头来说,加深与金融的融合,更是金融科技能力进一步发展的关键。

分享到:
0
标签: 新金融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