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后疫情时代的老哥们,靠医保卡套现果腹

消金社

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人们的生活开始逐渐步入正轨。

企业复工,学校开学......

但有一个群体,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疫情的缓解而恢复,元气大伤的他们开始花式套现,以维持日常生活。

他们就是以撸口子维生,寄生在网贷行业的“老哥们”。

都过不了了,这几天申请了五六十个,连个给额度的都没有,更别说下款了。”一位老哥沮丧地表示。

在疫情影响下,逾期坏账率持续攀升,各大平台纷纷收紧风控,老哥们再也无法轻易领到“工资”,失去几乎全部的收入来源。

很多走投无路的老哥,甚至已开始在网上“乞讨”。

近期,老哥们又将目光投向医保卡套现,用极端的方式,覆盖生活的成本。

1000元到手650元,可线上操作

医保卡套现,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

早些年前,就有医保卡当消费卡用的新闻。据报道,在海南省三亚市的部分医保定点药店,医保资金被用来购买床单被罩、卫生纸等生活用品,生意很是红火。

再到后来,随着一些中介的出现,医保卡套现的方式更为直接,可以直接套取现金。

据了解,医保账户分为个人账户和统筹账户两个部分。其中,用于套现的就是个人账户中的余额。

在老哥们聚集的论坛和交流群中,寻找医保卡套现渠道的老哥们越来越多,医保卡套现的生意也越来越火爆。

林语是成都的一个套现中介,他主要做花呗、京东白条等套现业务,顺带也做四川省内的医保卡套现业务。

但是近期林语朋友圈晒出的“业绩”显示,医保卡套现业务的比例越来越重。有的时候一天就能做三四单,而以往几天才能做成一单。

“没到吃不上饭的地步,就不会动这个念头。”借款人吴西无奈地说道。

事实上,套现医保卡内的余额其实非常不划算

吴西告诉消金社,套现时不仅会被中介收取高比例的费用,而且如果以后生病了也没有保障,“不找中介,自己去根本套不到。”

1000返650。”林语告诉消金社,套的钱不一样,收费比例就不一样,如果是1000元,就收35%的手续费。

而且不同于以往,现在套现医保卡更为便捷,只需要提供一个二维码就可以完成操作。

“现在新卡可以在网上弄,老卡的话需要在线下。”林语表示,绑定支付宝,提供医保二维码,就等着收钱就行。

当问及医保卡套现有啥风险时,林语表示几乎没有,“正常买药,我们回收,监控啥子。”

据悉,医保卡中个人账户的资金,除了可用于门诊看病拿药之外,参保人突发死亡时也可以被继承。

但除此之外,按照我国现行政策,通过其他方式提现个人账户资金,都属于违法行为。

去年年底,有新闻报道,上海四人通过配合,完成“收卡、买药、卖药”业务。

他们通过低价收到的医保卡买到药品后,再通过网络寻找买家打折出售,并以此赚取利差。

据报道,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其中三人七个月到九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另一人因尚未成年,另案处理。

对于参保人来说,套现的风险同样也很大。

一方面,有可能因为违反相关规定,被纳入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甚至还有被判刑的风险。

另一方面,则可能被中介套取隐私信息,给医保卡账户安全留下隐患。

“需要我们自己去就行了,客户只需要提供资料。”林语表示,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客户只需要提供资料,具体操作由中介完成。

老哥们生存艰难

在网贷的养料下,老哥们一直都活得很滋润,来钱太快,就不知道珍惜,更不愿意再脚踏实地赚辛苦钱。

疫情的到来,倒逼各个平台收紧风控。

一时间,老哥们失去了收入来源,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可以轻易领到“工资”。

“终于可以改善一次生活了。”吴西的群友兴奋地发言。

吴西说,他的群友中了大众点评的霸王餐,让群友们好生羡慕,当然他也是其中之一。

据一本财经了解,很多走投无路的老哥,已开始在网上“乞讨”。

不仅如此,甚至还有老哥走上坑蒙拐骗的道路。

吴西告诉消金社,他所在的老哥群中,就曾发生过网恋骗钱的事件。

事件的两个主角都是吴西的群友,两人添加好友后确立网恋关系。

疫情期间,男方一直以没有钱吃饭等理由向女方借钱,累计借了几百块后就拉黑消失了。

“当时群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女生在群里骂人要求还钱。”吴西透露。

实际上,在老哥的群体中,还存在一些有正式工作的老哥们。他们有正常的工作生活,撸口子只是用来维持“以贷养贷”。

疫情期间,口子收紧,信用卡降额,彻底打乱他们的节奏。

这些没有口子可撸的老哥,开始筹备“反撸”

他们通过交流群等组织起来,通过投诉,举报等方式,达到有保险的退保费,有砍头息的退砍头息的目的。

“众安保险当时保费1100,现在一口咬定只给我退800,我该继续投诉还是接受?”吴西所在的交流群内,有一个退保经验丰富的老哥,经常能收到这样的咨询问题。

这位老哥总结到,成功退保就一个关键词——混不吝

“混不吝”是北京方言,意思是什么都不在乎,谁都不怕。

在老哥们集中的交流群中,付费退保流程畅销,协助退保的生意也异常红火。

从前,在“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的观念的支配下,老哥们疯狂撸口子,生活过得很滋润。

而现在,就算只有几百块,他们也愿意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去实现

对于老哥们的窘境,做返佣的中介们也深有体会,“以前是口子找客户,现在是手握客户找口子。”

老哥们的春天还会来吗?

“目前行业普遍收紧了风控政策,审慎放款。”有持牌消费金融平台的从业人员推测,疫情影响预计至少持续到6月。

在网贷行业里,老哥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们依附行业而生。

由于老哥们资质差,信用状况不良,所以他们盯上的都是714高炮等口子,“正规的平台也会尝试,但通过率不高。”

而对于高炮平台而言,他们不惧怕老哥们的存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看作是依赖老哥们的存活。

在老哥们以贷养贷的过程中,高炮平台也玩起击鼓传花的游戏。

高炮平台给正规机构接盘,后来的玩家给前面的玩家接盘,只要有玩家持续入场,这个模式就能持续。

疫情期间,高炮平台也曾迎来过短暂的小高峰。

据报道,在全力抗疫的背景下,相关部门无暇顾及,高炮平台乘虚而入。

一本财经了解到,2月初,市场整个开始爆发,“最多的时候,市场上涌现出了上百个高炮平台。”

但很快,这波高潮在高坏账中停息,老哥们的冬天也随之而来。

老哥们的春天还会来吗?

“我2月下了4000,然后到了今天才下2100。”吴西的群友测试发现,目前部分高炮又开始少量放水,他建议群友们可以偶尔“碰瓷”试试。

“现在就宁波系的能下了吧。”在中介的交流群中,贷款中介经常会沟通经验。

另一位中介补充道,“大圣系也可以。”

“刚刚做了个手机回租的。”高炮口子有限的情况下,部分中介开始另寻出路。

有中介总结了各个手机回租平台的芝麻信用分要求,以及回访电话的归属地。

他提供的信息显示,回租平台包括机蜜、人人租机、享换机、拿趣用、爱租机等平台,要求芝麻信用分从600+到650+不等,回访电话归属地为杭州、广州、上海等。

图片来源于中介交流群

“高炮回暖,大拇指新台子金拇指上线,口子80+,限时免费,速度加入!”,在中介们聚集的交流群和论坛中,招募合伙人的广告也开始络绎不绝。

一方面是用户借款需求与正规金融机构风控收紧之间的矛盾加剧,失去收入来源人群“病急乱投医”;另一方面则是扫黑除恶进程搁置,让高炮平台寻得“可趁之机”。

似乎,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但事实上,自从高炮被打击以来,高炮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

与高炮相关的技术、数据支撑、支付、推广、催收等行业,都成为重点打击对象。

也许疫情过后,在利益的驱使下,高炮平台会再次苏醒。

但,老哥们却可能再也回不到曾经的辉煌了。

分享到:
0
标签: 套现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