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盘点六大行互联网贷款布局:新规下最受益,合作蚂蚁金服、腾讯等头部平台

消金界

5月9日,银保监会下发了《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互贷管理办法”),开始就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公开征求意见。

一位银行消费金融业务负责人对消金界表示,之前行业一直都很关注监管的态度,想知道监管对于助贷到底是什么态度、什么要求。现在“互贷管理办法”出来了,很多规则都更加明确了,这对他们开展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是个利好政策。

这或许意味着,以后互联网平台在银行拿到授信的难度将降低。银行有了明确的指导,就不会再犹疑不决

而一位券商银行研究员对消金界表示,“互贷管理办法”的颁布,会使互联网平台来自银行的资金量大幅度增加,资金成本也会相应的降低

给互联网贷款最大的资金端银行“松绑”,势必会让更多的资金流入互联网平台,但是消金界发现,在互联网贷款业务方面,不同类型的银行已经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分化。

结合“互贷管理办法”的要求,在完全合规的条件下,优势最明显的是“六大行”,如果说“互贷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以后,互联网贷款业务会出现一波“爆发”,那么最先爆发的应该是“六大行”,而且是在六大行与头部互联网平台之间

 六大行优势明显

3月16日,央行对普惠金融有过一次定向降准,这次定向降准共释放了5500亿元的长期资金。而根据中泰证券银行组的测算,释放流动性的主体是国有六大行。其中,工行、中行、交行三家释放流动性4000亿,占比就达到了73%。

在市场需要资金支持的时候,央妈放的水最先还是会流到亲儿子那。所以一直以来,资金最多的,成本最低的,还是六大行。

体现在个人贷款,尤其是个人消费贷和信用卡贷款方面,六大行的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同样明显。我们先来看一下“六大行”的规模优势。

先看一下个人贷款总额,建设银行是六大行中个贷余额最多的,但和工商银行差距并不大,都在64000亿左右。

随后是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分别为53000亿和45000亿元左右。

邮储银行和交通银行,相比前几家规模明显要小很多,分别为27000亿和17000亿左右。

个人贷款中,其实包括个人房贷、经营贷、消费贷和信用卡贷款。如果剔除房贷和经营贷,只看个人消费贷和信用卡贷款的话,六大行的规模效应仍然明显。

工商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1935.16亿元,建设银行紧随其后为1895.88亿元。

信用卡贷款余额方面,建设银行高居首位,比工行银行还要高出不少,农业银行以4750.01亿元位居第三。

资金多、成本低,让头部互联网平台对六大行趋之若鹜,而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又极大地推升了银行的业绩。

值得关注的是,农业银行个人消费贷余额为1680.36亿元,据消金界了解,2019年全年,农业银行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放款,放款规模达1000亿元。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还推升了农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的发展,2019年底,农业银行信用卡贷款余额为1231.88亿元,同比增长了24.04%。

在“互贷管理办法”实施之前,农业银行已经做到了千亿规模的互联网贷款输出。

 合作呈现“强强联合趋势” 

如我们开头提到的,行业对于“互贷管理办法”的出台都给与了积极的评价,认为会利好互联网贷款业务。而能首先享受这一政策红利的,恐怕还是六大行。

银行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模式,大体就是将银行自己的金融产品、支付服务等,嵌入到互联网场景之中,这背后对风控、运营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除了前面我们提到的资金优势之外,针对互联网贷款业务,六大行在制度与技术上,都已经具备了明显的优势。

对照“互贷管理办法”来看,六大行中,农业银行可以说走在了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最前面。

最明显的一点是,先于监管的“互贷管理办法”,农业银行已经出台了自己内部的“互联网信贷业务管理办法”,建立了符合互联网大数据逻辑要求的线上信贷基本制度

有了这个基础,农业银行开始推进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包括蚂蚁金服、腾讯、百度、京东等头部互联网平台和电商平台。

2019年,农业银行个人小额贷款资金投入猛增,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放款金额近1000亿元。与腾讯的联名卡,新增发卡量达212.18万张。

邮储银行在互联网贷款方面同样十分积极,邮储银行已经与腾讯集团、 蚂蚁金服、 京东数科、 度小满金融、 小米金融等多家头部互联网企业在线上开户、电子支付、网络贷款等方面展开合作。产品包括与蚂蚁金服、度小满金融等合作的“邮信贷-花呗” “邮信贷-借呗” “邮信贷-有钱花” 以及“网商贷” 等系列产品

不仅如此,在管理端和运营端,邮储银行对互联网贷款的投入也非常大。

在管理端,将大数据、 机器学习、 移动互联等技术应用于消费贷款客户申请、审批、 贷后整个贷款流程, 实现贷款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 自动化、 智能化管理。

在运营端, 本行持续大力推进零售信贷工厂作业模式, 运用先进的管理理念和信息技术, 提高个人贷款业务的风险管控水平和作业效率。

而这正是“互贷管理办法”对银行最核心的要求,就是说贷前、贷中、贷后的风控及运营,银行必须亲力亲为,不能外包。

在这方面,六大行中,实力最强的还是工商银行。

在对外合作中,工商银行提到,要加大对合作机构的风险管理。工商银行有自己的投融资风险监控平台,能实现跨风险、跨市场、跨机构、跨产品的风险数据整合,建立了智能化风险监控体系和企业级反欺诈平台。

这正是“互贷管理办法”对银行最核心的要求。

消金界发现,六大行无一例外的都与头部的互联网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包括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百度、小米金融、360金融等等

合作的内容不仅仅是互联网贷款,还包括支付、理财等服务。

建设银行与小米金融建立战略合作,推出了线上数字账户“米金卡”以及定制化的货币基金“米金宝”。交通银行将银行账户开户,收单以及贷款产品“惠民贷”嵌入第三方场景,用这种方式输出金融产品和功能。

据了解,2019年,交行一共做了110个对外的应用程序接口与H5页面输出。

消金界发现,在银行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越来越呈现“强强联合”的趋势。六大行往往只愿选择与互联网头部企业合作,而且无论是在内部组织架构上,还是技术能力上,目前,六大行是最具优势的银行。

总结来看,随着“互贷管理办法 ”正式实施,六大行势必会第一批享受到政策红利。而这,或许也是监管的良苦用心。

分享到:
0
标签: 贷款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