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医美分期的2019年:2600家医美机构倒闭,而“泛医美”分期业务表现正出色

消金时代

近期有报道显示,根据企查查数据,2019年共有2600家医美医院倒闭,并且还有业内人士表示:“真实情况更多,因为市场上还有大量没有统计上的黑医美。”

作为消费金融重要场景之一的医美分期,在2019年也经历了阵痛,另有报告显示,医美分期机构数量从鼎盛时期的千余家降至现阶段的几十家。

一个大起大落的市场

眼球经济的崛起,带来了与个人形象提升紧密相关的医美市场快速发展,金融业务的渗透也在紧步跟上。

2015年年中开始,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家医美分期平台上线,2016年医美分期进入火热期,度小满金融、么么贷、星计划、快分期、马上消金、麦芽分期、小牛分期等几十家平台都在这年进入市场。

或许美丽一词天生就能吸引很多目光,医美分期领域大量令人瞠目结舌的乱象也随即被曝光。

2017年,医美分期市场持续高速增长,同期就有媒体曝光医院与中介勾结套现,“一车车农村大妈被拉到小诊所,排着长队申请贷款”。 

2019年12月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2017年医美分期平台即科金融发现大量贷款客户逾期,向公安机关报案,调查发现其两个员工在任职期间与明星医疗美容门诊部院长合谋,签订虚假《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合作协议》,提供加盖公章的空白手术同意书及编造未实际消费的整形美容套餐,向资金方广东南粤银行骗取183人的贷款,共计人民币623.33万元。

 根据报道,分期贷款下来后,诊所提成比例25%,贷款人拿60%,中介拿10%,涉案员工则拿走5%。

以关键词在裁判文书网搜索可发现,在医美分期领域,中介联合医美机构及借款人骗贷、或诱骗借款人整形后可提供工作来骗贷等案件比比皆是。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有中介介绍学生借贷美容,“如果学生还不上钱,会推荐她们去夜场,或直接给她们找客户。

一位P2P平台前法务催收告诉消金时代,此前他们公司为拓展业务,还专门给“小姐”放贷:“‘小姐’的身份证都是假的,电话号码根本找不到人,即使有通讯录备份,她们用的都是昵称,再加上整容后变了面貌,拿上钱跑了机构更是什么都没有。” 

2019年5月,媒体报道,部分清盘P2P与医美分期平台合作,贷款审核通过率提至100%,但放款金额则打折,产生的坏账即作为收购债权的成本,为自融的平台提供资金去向。

 此前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医美头部玩家度小满金融的医疗美容90天以上逾期率高达4.87%,在其旗下多个贷款类型中逾期率排名第二。

 乱象频出,医美分期的热度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2017年年末,就有媒体报道百度有钱花、买单侠的“星计划”、麦芽分期、米么分期等平台医美分期业务均有收缩之势。

 2018年年末,有媒体称医美分期平台出现了一波倒闭潮。

 2019年,医美分期被作为套路贷重点打击对象,多个平台收缩业务。8月,曾快速扩张,跻身医美分期第一梯队的乔融金服被曝跑路,解散了所有员工。

市场回归理性,衍生板块众多

由于前期市场乱象,医美分期业务在资金获取上要困难很多,医美分期难盈利成为共识,经过市场的洗礼,目前留下的机构并不多。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留下来的头部玩家包括度小满金融、任买、捷信、马上金融,即科金融、米么金服等也占据一线位置,单平台存量规模可达20亿元左右。

消金时代独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6年度小满金融的有钱花医美分期业务正式开展,当年放款规模达3.7亿元,2017年放款规模13.54亿元,其预计2018年放款规模38亿元。

 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度小满医美信贷总放款额43.71亿元,余额16.66亿元;医美行业放款36.58亿元,余额13.58亿。

 可以看到,即使从2017年起市场频频传出收缩消息,像度小满金融这样的头部玩家,医美分期业务仍处于增长状态。

而一位持牌机构人士对我们表示,目前他们的医美分期业务仍在扩张中。

即使早期发展乱象众多,但不可否认的是医美市场还有很大潜力。

医美项目一般客单价不低,是适合分期的场景,并且大部分项目治疗期限并不长,基本可远离教育贷、租金贷等常遇到的机构倒闭中止服务的风险,而医美行业是高毛利行业,很大成本支出在营销上,分期服务则有助机构获客。

市场正回归理性,目前很多医美机构愿意自行贴息以获客。根据一份统计,各大平台的医美分期产品均有商户贴息,平均在7-9%之间。

2019年5月,在北京工作的小顾走进一家牙科诊所咨询牙齿正畸治疗,最终选定了4万元左右的隐形牙套套餐,诊所提供分期服务,在工作人员指导下,她在即科金融的微信公众号上办理6期分期,免息,放款方为晋商消费金融。

本案例中,小顾则享受到免息服务,而除了齿科(口腔)分期,植发、祛痘、孕产分期等细分专类,组成了“泛医美”分期行业。

消金时代获取的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9月,在度小满医美分期业务中,口腔板块、植发板块和祛痘板块在逾期和清收表现上均远优于医美板块。

 但整体而言,对于机构来说,这几块市场的定价低,业务量小,从盈利角度来看,这几块业务很难成为支柱。不过,据自媒体消金界报道,2019年10月时,度小满金融牙科分期的月放款规模在3亿元左右,规模已与医美分期相当。

中国医美市场仍在高速发展。据此前Frost& Sullivan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医美疗程消费类为1629万,仅次于美国的1634万,且中国年增速26.4%,远超美国的3.9%,据此推算,在去年,中国医美消费量就已居全球第一。

2018年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年度发展调查报告》则显示,预计到2022年,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

米么金服创始宋梦郊曾对消金时代列举了其他医美分期的优势,包括医美是高复购行业、服务型行业实物套现风险低、信用风险较低的女性客户占比高等。

开篇提到小型医美机构倒闭未必不是件好事,因大品牌医美机构对其声誉会更加重视,骗贷风险较低,并且产生医疗纠纷进而影响还款意愿的几率更低。

但医美分期机构还要面临的问题是,有实力选择大型机构的医美客户未必是分期的客群。一份医美分期产品定价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全国大型连锁机构的销售额仅有3成由分期占据,对分期依赖性极高的是中小型机构或生活美容机构,其分期业务占比在5成以上,部分接近100%。

虽然市场已经经过一波洗牌,而不少平台还将面临新的强劲对手,因为大型医美机构也看到了商机,尝试形成自己的业务闭环。据此前报道,民营医美机构美莱集团意图打造自己的分期产品。

机遇与挑战并存,如何精准挖掘客群,谁能成为市场最后玩家,实现可观盈利,还有待时间验证。

分享到:
1
标签: 医美分期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