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搞了一年内幕交易,这家支付公司女副总亏了3万,还被证监会“活捉”!

探长读财

女副总玩内幕交易不仅亏钱,还被证监会“活捉”,这家4年3嫁上市公司的支付机构再次成为资本市场笑料

 副总搞了一年内幕交易反亏3万

12月5日,证监会官网披露显示,A股上市公司新力金融(代码:600318)收到证监会安徽监管局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书显示,海科融通副总吴静在新力金融收购海科融通交易中,涉嫌内幕交易,没收违法所得2.98万元,罚款5万元。这起内幕交易引人注意的是,内幕交易人吴静持股一年多,不仅没有赚钱,反而亏损2.98万元。

处罚书显示,2016年7月起,安徽新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力金融”)筹划以发行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收购北京海科融通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科融通”)100%股权。2017年12月26日,新力金融披露了《重大资产购买预案》。

2018年2月6日,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对海科融通的财务报表进行审计过程中,发现海科融通的机具摊销年限(5年)偏长。随后,新力集团建议海科融通对此予以调整。海科融通认为,机具摊销政策调整将直接影响其做出的业绩承诺,对此不予认可,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

2018年3月22日前,海科融通高管层召开了内部会议,讨论决定重组的底线是机具摊销年限不能改动,会议参加人员有孟某新、李某辉、吴静、张某玲、侯某峰、章某等6人,会上达成了终止重组的意见。3月27日,新力金融发布公告,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处罚书认为,吴静是海科融通的股东,担任副总经理职务,属于交易对手方的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且参加了海科融通有关终止重组事项的会议,知悉前述内幕信息,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涉案“吴静”账户于2008年5月7日开立于中信建投证券北京丹棱街营业部。吴静承认,“吴静”证券账户由本人操作。2018年3月22日,吴静申报卖出其持有的全部“新力金融”股票31200股,实际成交8000股,成交金额89040元

“吴静”账户自2017年3月30日买入“新力金融”以来,到2018年3月21日,期间从未卖出,3月22日全部申报卖出(成交8000股),卖出意愿强烈

从交易价格来看,“吴静”账户2017年3月30日买入“新力金融”15600股,均价29.36元/股,加上随后上市公司分股,“吴静”账户共持有“新力金融”31200股,平均持股成本为14.68元/股,2018年3月22日,“吴静”账户以11.13元/股的亏本价格申报卖出持有的全部“新力金融”股票。经测算,“吴静”账户避损金额29792.26元

证监会安徽监管局认为,吴静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新力金融”股票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相关规定,决定没收吴静违法所得29792.26元,并处以50,000元罚款

公开信息显示,吴静,女,1970年3月出生,住址为北京市海淀区。2013年至今担任海科融通副总,并持有公司1.3116%的股份

 4年三嫁上市公司

和这起内幕交易案相比,吴静所在的海科融通更值得关注。探长注意到,过去4年,海科融通曾三次试图“嫁入”上市公司,但悲催的是,虽然身价一再降低,迄今仍未“嫁出去”。

海科融通成立于2001年4月,法定代表人孟立新,注册资本2.558亿元人民币,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股35%。海科融通2011年12月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全国范围银行卡收单,且将于2021年12月21日到期。

海科融通的主要盈利模式为向客户提供收单服务,并收取相应手续费。海科融通2014年、2015年、2016年1-7月的净利润分别为-5971万元、-1868万元、1.13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1-10月,海科融通分别实现净利润9356万元、1.45亿元和1.57亿元

海科融通曾先后三次试图嫁入上市公司。2015年9月,永大集团(融钰集团的前身)宣布拟并购海科融通,交易价格为29.69亿元。然而,2016年6月,由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面临着监管政策的重大不确定性”,永大集团宣布终止重组。

3个月之后,2016年9月,新力金融宣布以23.79亿元的价格收购海科融通全部股权。其中,以股权方式支付交易对价18.13亿元,现金支付5.66亿元。一年时间内,交易价格直降6亿元,可见海科融通“恨嫁”之心有多强烈。

不幸的是,新力金融同样不给力,如上文所述,由于双方对部分条款有不同意见,最终2018年3月,新力金融宣布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不灰心的海科融通愈挫愈勇,修整一年后再度抛出绣球。2019年11月22日,翠微股份(603123)发布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关联方海淀科技等107名股东所持有海科融通100%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此次交易双方背后实际实控人均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海科融通或许能够圆了上市梦。

上市公司盲目追逐互金风口

海科融通的坎坷出嫁史也折射出,过去几年互联网金融在A股市场由热得发烫到无人问津的尴尬处境。

以新力金融为例,其原名“巢东水泥",干水泥出身,实际控制人为安徽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2015年在互联网金融热潮的诱惑下,陆续收购了多项金融资产,并在2016年剥离水泥相关业务,主营业务成为“类金融业务”。

名字也成了高大上的“新力金融”。新力金融旗下的金融类子公司包括合肥德善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德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安徽德合典当有限公司、安徽德润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德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

其中,德众金融为公司旗下的P2P平台。截至2019年11月底,德众金融累计借贷总额33.75亿元,借贷余额9113万元。平台逾期金额7657万元,逾期90天以上金额7287万元,累计代偿金额5426万元,项目逾期率71.43%,金额逾期率高达83.11%

另据新力金融披露,2016、2017、2018年,德众金融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082万元、1327万元、362万元,实现净利润1209万元、-103万元、-596万元,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288万元。

逾期惊人、经营惨淡的德众金融实在撑不下去了。2019年11月,新力金融公告称,德众金融拟自2019年11月起停止网贷新业务上线,重点做好存量未到期业务的到期兑付及逾期项目的风险出清工作。

融钰集团(SZ.002622)更离谱,从2015年起,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发起过多次“忽悠式重组”,博足了眼球,但最终一事无成。2019年10月15日,中国证监会向融钰集团公司董事长尹宏伟下达《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让我们看下融钰集团有过哪些收购壮举呢? 

2015年,融钰集团宣布耗资29.69亿元收购第三方支付海科融通,一年后以失败告终。

 2017年4月,融钰集团宣布拟收购保险行业资产,交易额约10亿元;6月,其重组标的从保险行业资产变更为移动互联网行业公司骏伯网络;9月,融钰集团又宣布终止重组。 

2017年12月,融钰集团宣布,拟以23亿至28亿元的价格收购联保经纪100%股权,进军保险经纪行业,但这一收购没了下文。

 2018年1月,融钰集团又宣布,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3900万元受让乾康金融43.33%的股权并以人民币1500万元向其增资;2018年7月,融钰集团宣布终止该交易。

 2018年7月,融钰集团再次抛出大利好,宣布引入中核国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战略投资方,合作方向包括后者战略入股上市公司,三年内打造100亿元基金投资平台。然而,打脸的是,中核国财的央企背景随即被媒体和中核集团戳穿,中核国财实际上属于此前在P2P领域早已声名狼藉的“华宇系”。

 但没人清楚的是,究竟是中核国财用假央企身份欺骗了融钰集团,还是后者联合一家骗子公司演双簧,试图收割二级市场的投资人。

分享到:
0
标签: 互金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