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拼多多上,我花10元买了一块瑞士机械表

探长读财

拼多多上山寨假货泛滥,是早有耳闻的。真正震撼笔者的,则源自一位家族长辈今年双十一在拼多多上下单,买了一块“瑞士机械夜光手表”,单价不到20元。长辈收到后,还给笔者欣赏了一番。实际上,这块手表和多年前笔者大学校园旁边的小商品市场露天摊位兜售的假表没啥区别,但是,当年曾被穷学生鄙视的地摊货,如今堂而皇之的登上了拼多多的电商平台,还被美其名曰“5环外的真实需求”。

笔者在拼多多APP里检索了一下,冠名瑞士全自动机芯、机械表的商品琳琅满目,价格从9元到几十元不等,款式多样,丰简由人,看得笔者无比心动,赶紧拔掉了手机电源线。

拼多多的商品魅力还不止于此。

例如,搜索“新百伦”,拼多多上弹出的是一家叫“新百伦旗舰店”的官方商家,这家店铺销售的鞋子带着大大的N字logo,价格从89元到128元不等,相当亲民。商铺首页上方赫然写着“品牌直营、正品保证”。

但是,不要误会啊,这家新百伦和美国总统小布什、奥巴马,以及某位敬爱的长者都喜欢的NEW Balance品牌并没有丝毫关系,这是拼多多大力扶持的正宗国产商品。 

拼多多上还有60元到100元的adidas运动装,有买家幽幽地说,“裤子弹性是好的,可是发过来的时候旁边的三条杠白线秃噜了,穿出去尴尬……” 

拼多多上的假冒伪劣产品曾不断遭人诟病,去年拼多多上市前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一度要求上海市工商局约谈平台经营者,但最终亦不了了之。2018年拼多多上市前后,一篇吐槽拼多多假货横行的文章《拼多多的上市让历史倒退了二十年》在网上广为流传。这篇文章作者称,“世上最怕的事,就是你和他说品牌,他和你谈情怀,你和他说法律,他和你说发展阶段。”

 更荒唐的是,有自媒体还从拼多多的假货里,“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这等于是委婉的告诉大家,5环外的朋友们只适合用假货和各种山寨用品,因为穷。 

百度李彦宏曾说,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方便和效率,因为中国人更开放。

 拼多多黄峥曾面对七、八十家媒体记者真诚的表示,山寨并不是假货,因为广大的人群对山寨产品有需求

 这是中国当代创新电商展示的大型魔幻现实主义。

 客观地说,自假货舆情危机后,拼多多已经采取了不少措施打击假货和山寨,包括今年启动的苹果手机等高价商品补贴促销活动,也意在树立平台正面形象。但是,其平台客群定位决定了假货和山寨短期内难以根绝。换个角度看,拼多多的商业模式本质上依然是模仿淘宝和京东,重复中国电商十年前的老路:流量和用户增长第一,在这一目标之下,假货也好,山寨也好,都是短期内需要容忍和克服的。

所谓的“新电商”,拨开“砍你一刀”的病毒式传销外衣后,露出的真容仍然是线下小商品市场的线上化

 但在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和资本的话语体系里,这则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阶段”的故事。 

在雪球拼多多股票讨论区,曾有一篇文章将美国的“罗斯”连锁店(ROSS)比作美国版“拼多多”。但是,该作者可能没搞清楚一个小小的事实,美国ROSS销售的虽然全部是过季库存服饰和家居用品,但好歹都是正品,其中不乏众多国际知名品牌。即便是在Dollartree等美国五环外低收入人群光顾的“一元店里”,你也丝毫不用担心买到“瑞士机械表”这种假货或山寨产品。

我想,黄峥在美国读书时,大概率是逛过Ross和Dollartree的。

出身于谷歌的黄峥曾无数次讲述,谷歌“不作恶”价值观对他有着巨大影响。也正是基于此,黄峥将拼多多的核心价值观确定为“本分”,然而,拼多多协助贩卖大量山寨、假货,不仅谈不上本分,也早已远离了“不作恶”的价值观。

 市场营销费用高达收入80%以上 

除了假货和山寨问题,持续的亏损同样困扰着拼多多。 

11月20日,“双十一”百亿补贴明星拼多多发布了三季度财报。从数字看,拼多多业务继续保持了高速增长:三季度末GMV达到8402亿元,同比增速144%;活跃用户达到5.36亿,同比增速39%;平均月活用户数达到4.29亿,实现营业收入75.14亿元,同比增长123%; 

另一方面,高速增长的拼多多亏损也进一步加剧。2019年三季度,拼多多净亏损23.35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10.98亿元扩大112%;2019年前9个月实现营业收入193.49亿元,同比增长159.16%;净亏损52.16亿元,去年同期亏损77.93亿元。受三季度亏损财报影响,拼多多盘前股价一度大跌22%。 

 从GMV看,拼多多从2017年末的1412亿,到2018年末的3448亿,再到2019年三季度末的8402亿,交易规模增长强劲。 

从活跃用户总量看,由2017年的2.45亿增至2019年三季度末的5.36亿,增加118%,但从季度环比增速看,尤其是考虑到,拼多多持续的大量补贴活动下,其活跃用户的增长实际已经放缓。

 从单个用户年度消费金额看,由2017年的577元提高至2019年三季度末的1567元。 

从收入情况看,2019年三季度收入75.14亿元,同比增长123%,但环比二季度仅增长了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一季度拼多多的收入为45.45亿元,环比2018年四季度下降约20%。二季度开始,在大规模的补贴拉动下,其营收开始猛增。

 收入的增长伴随着市场营销费用的一路狂奔。2019年三季度,拼多多市场营销支出高达66.89亿元,同比增加了119.38%。2017年,拼多多的市场营销费用为13.4亿,2018则飙升10倍至134亿,2019年前三个季度市场营销费用已高达172.7亿元,如果四季度拼多多按前三个季度的平均市场费用计算的话,需要支出57亿元,则全年总市场费用达到230亿元,同比增长71.64%。

 从市场费用对营收的占比看,过去两年,拼多多的市场营销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持续在80%-108%之间徘徊,显示拼多多平台交易规模的增长始终无法摆脱大量的补贴。

 这还没有计算拼多多日常行政管理开支以及研发费用,算上其,拼多多过去数年一直在靠“烧钱”活着。

高投入,低产出,导致拼多多持续亏损。2019年前三个季度,拼多多净亏损达52亿元;2017年和2018年,拼多多的净亏损分别为5亿元和103亿元。 

占用商家应付款和保证金265亿 

当然,不断烧钱、持续亏损的拼多多还是有底气的,这除了要感谢上市前持续给予支持的风投资本外,也要感谢数量众多的入驻商家。拼多多三季报显示,其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限制性现金为343.66亿元,比2018年末增加近40亿元。 

但是,从资产负债表来看,拼多多实际依靠其对B端商户的强势地位,放大商家应付款和收取商户保证金,改善其经营现金流。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拼多多的商家应付款高达198.19亿元,同比(2018年三季度末仅为108亿元)增加90亿元!另一个现金流来源是商户保证金,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拼多多的商户保证金为66.54亿元,同比增加(2018年三季度末为36.29亿元)30亿元。

因此,拼多多的商家应付款和保证金合计高达265亿元,这笔巨大的现金流对缓解拼多多的亏损状况起到了很大作用。但长远看,这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归根结底,无论是商户应付款还是商户保证金,其都是压榨B端利益,拼多多上的商户本来就属于主打低价商品、利润微薄的低端产业链,在拼多多的利润压榨下,要维持盈利或不亏损,只有两条出路:涨价或降低商品质量。

分享到:
0
标签: 拼多多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