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上海造艺“雁过拔毛”式生意经:坐拥数十款App,以放贷名义恶意扣款

消金时代

近几年,现金贷行业可谓命途多舛,除了714高炮被严厉打击外,水面上平台的业务也被迫收缩或转型。

 然而我们注意到,行业中有一批平台还在踩线展业,这些平台表面上看是在做现金贷,但其真实业务是打着借贷的幌子以信用评估的名义收取高额前置费用。 

而且我们深入研究后发现,这些平台大多指向同一家公司——上海造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造艺)。

 企查查显示,大股东兼CEO梁晓靖持有上海造艺64.93%的股份。公开信息显示,梁晓靖曾就职于携程网、浦发银行、花旗银行等知名企业。

 以放贷之名,行扣款之实 

从去年开始,网络上出现大量借款人投诉,称自己在上海造艺旗下平台借款时,仅仅注册填写了个人资料,还没有借到钱就被平台扣掉两三百块钱。

 我们先看一个案例。 

柳先生在聚投诉发帖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11日下载上海造艺旗下的普惠分期App,填写资料后以为有额度,但还没有借到钱,系统就莫名其妙出现一个本金为308元的还款账单。柳先生还表示,这是典型的欺诈行为。       

(图片来源:聚投诉)  

柳先生提供的资料显示,他“通过”持牌金融机构授予的308元分期额度购买了《个人风险等级评估报告》,需要分4期还款,总额为314.1元,其中第一期需要还277.81元,时间就在2天后。

(图注:信用评估短信、分期账单、订单)

没有借到钱却生成还款账单,2天后就要还掉接近90%的本息,这显然不是正常的分期借款,对借款人也没有任何帮助。

 借款人如果想退钱,则必须在App推荐的其他6-10个平台上借款均失败才行,但很多用户反馈,推荐的平台不少都收取砍头息或者也像上海造艺一样收取前期费用,借款人不敢继续操作,退款往往陷入僵局。

 2019年10月6日,惠先生在聚投诉发帖表示,自己被上海造艺旗下的银小借无故扣除299元后要求退款,按照客服的流程被推送到上海造艺旗下另一款产品急用钱包App,结果又被扣款100元,之后就联系不到客服。

(图片来源:聚投诉) 

 11月10日,吴先生发帖投诉称,客服曾联系他表示关闭投诉就给他退款,但他关闭后平台并没有遵守承诺。       

(图片来源:聚投诉)  

据了解,类似吴先生这种被平台引诱关闭投诉单但没有收到退款的用户不在少数,很多用户因此恼羞成怒被迫进行二次投诉。

可以看出,平台提供的退款方案更像是套路。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造艺旗下类似App超过20个,App名称的关键字大多包含“贷”、“借”、“银”、“钱”、“钱包”、“分期”、“普惠”等,而且这些App的注册页面和内部宣传语也极具诱导性,给人的暗示就是借贷类App。

(图注:上海造艺旗下聚福钱包注册和内部页面)

然而借款人在这些平台上却几乎不可能借到钱,取而代之的就是雁过拔毛,被扣掉前置费用。

 我们随机查看了聚投诉上近几个月关于上海造艺的超过3000条投诉帖,提到借款成功的不到3条。 

而在聚投诉官网,关于上海造艺及其旗下App的投诉帖数量接近4万条,去重之后保守估计也在2万条以上,数量甚至超过头部现金贷平台,可见其业务覆盖用户之广。       

(图注:上海造艺旗下部分App投诉帖数量)

隐蔽的格式合同防不胜防 

在不少投诉帖下面,上海造艺或平台方客服都以如下话术模板和图片回应投诉用户:

(图注:客服回应及提供的截图)

客服表示,借款人在支付评估报告费用时主动选择了信用支付并确认勾选了5个协议。但我们注意看上图,其中提到“拥有更多的信贷授信额度”和“更好的通过率”目前都没有明显体现。

 也就是说,就算上海造艺没有提供相应的服务,300元左右的收费也不会有免收或打折,而且这个收费明显畸高。

 我们此前提到过,在鹏元征信旗下征信平台天下信用购买个人信用报告,价格仅为39.9元,批量采购应该会更便宜,报告提供天下指数、被拒行为分析、借贷行为、多平台借贷、信贷指数等37项内容。

 在上海造艺极少正常放款的情况下,收取评估报告费用恐怕只是牟利的手段。 

另外,很多借款人还表示根本没有看到过分期选项,王先生就在反驳上海造艺旗下豹子贷客服时表示,系统开始提示扣款时他并没有同意,随后自动跳出一个页面,他点击继续借款,即被自动分期,他全程不知情。王先生还表示,自己已经报警,警察也说这些人是骗子。 

(图片来源:聚投诉) 

孙女士也表示,客服提供的这个截图她根本没看见,并认为这是平台暗藏的东西,这样扣钱属于欺诈,然而平台还在骚扰孙女士。      

(图片来源:聚投诉)

 有借款人详细整理了平台恶意扣款的全过程。上海造艺先通过各个App以“下款快、额度大”的噱头吸引借款人注册、实名认证并绑定银行卡,在绑卡环节会默认开通快捷支付,但大多数借款人都误以为这是一般的绑卡操作。

 资料录入完毕后,借款人看到App主页显示的最高可借20万元点击“立即申请”,再点“提款”,即被默认勾选了上述五个协议,但系统并不会放款而是推荐其他高利息的网贷平台,同时还会生成风险评估报告订单及分期还款账单。

 可以看出,过程当中被默认勾选的协议非常隐蔽,用户大多难以提前发现问题,而这样的设置是否合法合规恐怕也要打个问号。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造艺旗下这些App在公开渠道几乎都找不到下载链接。 

上面过程中,绑卡时默认开通快捷支付是问题根源。开通后,平台有较大权限划扣银行卡资金,平台会先划扣299元,余额不足就再划扣100元,余额还不足就继续划扣50元,就算当前卡里没有钱也会等到有钱的时候划扣。 

(图注:快捷通支付划扣资金)

 还有用户投诉,自己在9月份曾收到平台退款50元,但第二天又将50元扣走,他是在11月份打印流水时才发现。       

(图片来源:聚投诉) 

 可见,一旦绑卡完成,用户将会非常被动,平台有较大扣款权限,也因此很多用户吓得不敢在卡里放钱。

此外,尽管平台一直声称是借款人自愿付费,但一些借款人在强烈控诉之后收到了平台退款。

 商业模式经久不衰,持牌化转型欲盖弥彰 

据初步了解,上海造艺及旗下平台的恶意扣款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4月之前。

至今超过一年半的时间里,现金贷行业在监管政策下几经兴衰,然而上海造艺的业务一直很兴旺,呈现出依附于行业生存,却不受行业监管影响的奇景。 

当然,为了让业务稳定运营,上海造艺也有过诸多变化。

 App你方唱罢我登场

 虽然上海造艺旗下App多达数十款,但这些App并没有同时上线。

比如累计投诉量超过1750条的银开心主要在今年2-7月开展业务;累计投诉量超过1200条的哆哆钱主要在去年11月到今年7月开展业务;而在今年7月份之后,豹子贷、聚福钱包、聚富分期、百事普惠等App被陆续推出,至今还活跃在市场上

 上海造艺分批次推出多款App主要有三点原因,首先因为它家业务的特殊性难有“回头客”,App口碑变坏后很容易被淘汰,需要定期上线新版App才能持续获客;二是因为这些App基本都借不到钱,彼此没有竞争关系,可以同时上线多款App广泛获客;三是避免单一App引发不必要的关注,很多早期投诉量大的App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声音。 

支付被限制倒逼持牌化 

上海造艺曾经的扣款模式并不是信用分期,而是直接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扣款,随着支付公司与互金机构的合作被严管,很多支付公司都终止了与问题平台的类似合作。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造艺曾合作的支付机构有环迅支付、讯联智付、汇付天下、新生支付、快捷通支付、通联支付、中智支付、合利宝支付、宝付支付等,其中宝付支付在今年11月还有过扣款记录。

 当前,上海造艺的扣款模式很巧妙,短信中提到的持牌金融机构是指重庆市南岸区永道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永道小贷),资金划扣也依赖于永道小贷。

(图注:上海造艺旗下平台评估报告分期借款合同)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造艺在今年入股永道小贷,并持有16.32%的股份。不过永道小贷并没有网络小贷牌照,官网显示其业务面向的对象必须是重庆市民或长期居住在当地的居民。 

(图片来源:永道小贷官网)

 因此永道小贷依靠上海造艺旗下多款App向全国不特定用户放贷已经涉嫌超范围经营,它的牌照也没有合理利用,短信中提到的“持牌金融机构”属于偷换概念。

另外据业内人士透露,重庆地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持续加码,对于违反相关规定的小贷公司或将予以劝退。 

值得一提的是,永道小贷早在2018年就被曝光恶意拖欠员工工资并陷入多个劳动争议法律诉讼,甚至还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重庆网络问政平台)

相对于其他现金贷平台,上海造艺的生意可以说是“雁过拔毛”、一本万利,独树一帜的商业模式被上海造艺玩得登峰造极,走出了不一样的致富之路,然而这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行为恐怕不能长久。

分享到:
5
标签: 上海造艺
相关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