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 正文

银谷在线又强行加戏:与华信合作实为维稳,选择性回款涉嫌违法

布谷新金融

11月5日,线下起家的P2P网贷平台银谷在线在官网发布两个关于资产保全计划的公告,合作方是网贷行业臭名昭著的华信系两家公司,此事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我们之前多次曝光银谷在线这家问题缠身的平台,上次提到平台强制续期的保理项目担保方为老赖,资金很可能已被转移,其实平台的真面目已经显现。

不过这两个公告让个别投资人对兑付前景抱有幻想,今天我们就拆穿银谷在线和华信联手上演的这出闹剧。

公告逻辑混乱,合法性存疑

银谷在线的公告提到,为解决借款人回款难问题,公司联合新股东云南华信电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华信)推出资产保全计划。

 

(图片来源:银谷在线官网)

双方的合作始于今年8月份签署的战略入股协议,云南华信负责人赵东东、副总经理付长生、刘伟强与东方银谷CEO孙敏、副总裁黄振华共同出席了签约仪式。

不过这个公告并没有实际内容,我们继续看另一个公告。

(图片来源:银谷在线官网)

公告显示,江苏华信区块链产业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区块链)对银谷在线借款人隔空喊话,声称他们在银谷在线的借款已合法有效转让至华信区块链,并强调华信区块链为国有独资企业,借款构成国有资产,受国家法律保护,呼吁借款人按时、足额还款。

问题正是出在华信区块链这个公告上。正常情况下,转让的只能是债权或者债务,公告提到的“转让借款”说法不伦不类。

根据公告的意思,借款人把钱还给华信区块链,据此推断上述内容是债权转让。银谷在线将债权转让给华信区块链,所以借款人需要把钱还给华信区块链。

但是债权转让行为的主体应该是原债权人(银谷方或投资人),且转让债权时需要书面通知债务人(借款人)。然而该公告的主体却是第三方华信区块链,且没有提到书面通知借款人。因此该债权转让公告没有法律效力。

不过我们注意到,有银谷普惠员工已经要求借款客户还款至华信区块链账号,希望没有借款人上当。

(图注:银谷普惠员工通知借款人)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从公告内容来看,华信区块链只是通知借款人还款,并没有对投资人表示将协助银谷在线兑付或者有其他承诺

综上所述,银谷在线发布的公告内容毫无逻辑、漏洞百出,且双方的合作对投资人也没有实质性帮助。

华信区块链踪迹难觅:电话无法接通,网站内容不堪

两个公告都在银谷在线官网和官方公众号同时公布,但第二个公告落款是华信区块链,理应由华信区块链官方发布。

然而我们找到华信区块链的官方公众号和网站,却未见相关内容。华信区块链有两个官方公众号,其中一个已经一年多没有更新,另一个只能看到“项目演示”、“白皮书”的菜单,似乎曾有过发币的准备。

   

(图注:华信区块链公众号;右滑查看多图) 

我们还在企查查中找到华信区块链备案的三个网站,但网站内容令人意外。

第一个网站叫做盾链招投标系统,打开后看到的却是赌博、色情等内容;第二个网站叫做江苏华信区块链产业研究院有限公司,应该是官网,打开后却是一个在线赌博平台。

   

(图注:华信区块链网站;右滑查看多图)

这两个网站明显都是非法网站,而第三个网站已经打不开。

企查查还显示,华信区块链早在去年8月就由于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经营异常,至今未移除,且公司公开的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

此外,华信区块链的信用存在严重问题,公司已有多次欠税记录,但其在公告中自称国有独资企业,颇显讽刺。

(图片来源:企查查)

以上可以看出,当前几乎无法联系到华信区块链,而种种迹象表明,这家公司类似皮包公司,且信用很差。这样的公司能给银谷在线多少增信呢?

华信系劣迹斑斑,集团公司已成老赖

作为网贷行业最著名的邪教派系之一,以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以下简称:华信集团)为核心的华信系是很多投资人的噩梦。据不完全统计,华信系平台有银豆网、拉拉财富、罗斯金融、爱贷网、e周行等超过10家,目前均已退出行业,且大多是恶性爆雷。

平台爆雷后,华信系发布的声明无一例外都是甩锅,从未承担过任何责任。据媒体报道,当时很多国资企业以入股的方式给P2P平台增信,平台只需要每年支付100-200万元费用。

除了网贷、区块链行业,华信集团还曾通过全资子公司做过众筹网站名仕汇,后来被媒体曝光涉嫌自融,可见华信集团是一家热衷于追风口的公司。

经过几年的消耗,华信集团早已自身难保。企查查显示,华信集团曾两次由于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最近一次在2018年8月1日,至今未移除。

同时,华信集团作为被告的法律诉讼多达数十条,多数都涉及金融借贷纠纷,而自身和多家子公司都已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图注:华信集团深陷大量民间借贷纠纷)

(图注:华信集团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银谷在线选择性回款涉嫌违法,维稳工作压力显现

银谷在线宣布“资产保全计划”后,我们拿到两个内部维稳视频。先看第一个——银谷在线副总裁、联合创始人黄振华对全体员工的讲话

微信图片_20191108223918.png

(图注:黄振华讲话)

黄振华表示银谷在线当前资产回收能力遇到了挑战,但实际上,银谷在线的资产回收早已陷入挣扎,平台在整个2019年借贷余额都没有明显变化。而对于投资人来说,银谷在线当前更大的问题是截留还款、挪用资金、消极兑付。

黄振华认为当前给投资人的收益不高,很容易实现,因为早期收益远高于现在都能兑付,现在更没有问题。

平台早期有高收益是因为借款人可以还款,现在只有一堆烂账如何能创造出收益?

黄振华提到华信区块链将会开展区块链业务,因为区块链代表未来,有很大前景,且需要做三四年以上的规划。

这句话属于偷换概念,上面我们说过,华信区块链从没有承诺过给银谷在线兜底,它在区块链上赚到再多的钱也不会白白兑付给投资人。

另一点,区块链有前景不代表华信区块链能赚钱,这家公司当前并没有实际业务,其招聘工作集中在2018年4-11月,官方公众号只在2018年6月更新了半个月时间,公司也已经多次欠税。这样的公司说在区块链行业做长期规划难以令人信服。

黄振华声称华信区块链在回收资产、协调外部监管上具有很强的能力,但我们从公司当前狼狈的状态中并没有看出这一点。

黄振华言之凿凿地表示华信系的负面最迟只在2017年,在“824文件”之前,公司也只是代持股权,相当于躺枪,且目前都已经妥善处理。

首先,“824文件”发布时间在2016年8月24日,但华信系的负面在去年银豆网爆雷还在发酵。其次,华信系入股过十几家P2P平台用代持股权来解释太离谱。

第二个视频是扬州营业部经理的语音内容,据爆料人透露,群里6个人都控制着很多银谷在线的维稳群

微信图片_20191108223921.png

(图注:扬州营业部经理宣传“利好”)

该经理声称目前很多大平台都像银谷在线一样在找国企接盘,银谷在线通过黄总的关系得以成功,(关系)比较过硬。

这样的言论令人哭笑不得,听起来国企已经蠢到愿意给问题P2P平台接盘一样。

我们注意到,上面两个视频都提到一个现状,就是资产回收难度很大,这才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尤其是银谷在线超过100亿的待收已经大规模逾期很长时间,能收回的金额微乎其微。

然而收回的资金银谷在线也没有拿去正常兑付,很多排队半年以上的投资人债转进度接近100%却被突然清零。

(图片来源:网贷天眼)

实际上,这些资金已经被平台选择性回款,有投资人向我们爆料,某业务部经理强烈建议银谷在线高管迟斌不要给某个客户特批回款,因为公司还有很多重病急等救命钱的客户和员工。

(图注:某经理建议不要特批回款)

但迟斌并没有听从建议,该客户正常收到了接近260万本息。

(图注:回款短信)

上图还提到,重病员工如果想退出,必须是营业部完成一定金额的12期续投才能获得债转额度。也就是说,员工想让自己或亲戚朋友退出,就要拉更多的资金进去

这种考核方式让不少员工明知道有风险也不惜把投资人往坑里推,之前我们写过,很多银谷在线员工忽悠投资人续投,到期后却拿不到钱继续被要求续投,可能就是为获得债转额度。

很明显,银谷在线现在就相当于一个资金池,所有投资和还款都会到这个池子里,平台也会选择性给部分投资人回款,这已经涉嫌非法集资。

我们了解到,员工对平台选择性回款颇有微词,尤其对长期排队的重病客户无法回款表示失望。还有不少员工在经历一次次动荡之后早已身心疲惫,准备离开公司。

(图注:银谷在线员工交流群)

目前来看,银谷在线与华信区块链的合作以何种方式收尾还不得而知,但不少员工已经对此不抱有希望,而平台不公平的回款制度、接近庞氏骗局的退出方案如果不能彻底杜绝,后续的危害恐怕会更大。

温馨提示: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作信息参考

分享到:
21
标签: 银谷在线
相关文章

关闭